卧虎 发表于 2016-3-28 23:13:19

林美兰小小说集跋



http://www.xxsmedia.com/data/attachment/forum/201602/27/215809a22gqdjj3kgkjxu2.jpg
林美兰(前中)与中国微型小说作家代表团全体成员访问美国

      林美兰的冷思考

       全国小小说高研班盛开两朵兰:南兰林美兰,北兰陈玉兰,合称“南林北陈”。有趣的是,南兰南人北相,北兰北人南相,文风文思亦然。南兰似箭兰,冷峻奇崛,重思想;北兰似幽兰,千转百回,重情感。当然,南兰思想中亦重情感,北兰情感中亦重思想。总之,思想与情感已分别成为她们创作的徽章。小小说,亦因她们而在南中国的福建泉州和北中国的河北保定而发出奇异的光。
       美兰的创作,用一个词来概括,就是“冷思考”。这种笔调,从她敬重的作家鲁迅和诗人北岛那里可以看到。“冷思考”的最大特点是尖锐。是冷眼看穿,热肠挂住。鲁迅冷峻中的深邃,北岛不容置疑中的“冷抒情”,正是美兰在小小说中追慕杂糅出的独特风格。
       小说是最能代表文学的文体,思想是最能代表小说的元素。而小说与故事的根本区别,也在于它厚重的思想情感里的含金量。如果说人物和故事是小说的载体,那么思想便是小说的盐,是小说君临其它文体的制高点。基于这种站位,美兰一出道便站在了一个较高的起点上。荣获全国优秀原创小小说奖的代表作《结婚控》,通过一对夫妻的五次婚姻,用千字文状写浓缩了两个时代的人们人生观、价值观的沧桑巨变,可谓以小见大,举重若轻。小篇幅里既体现了小小说四两拨千金的特点,大容量里也以较为厚重的思想展示了小小说的尊严。更为可贵的是,美兰的怪诞小说、科幻小说,大多是以人性为根基、以坚实的现实主义的故事核为核心的,所以读来常常了会于心,没有生涩之感。这是她的一种标签,也是一种优势。而她外冷内热的“冷思考”,亦正从小我大我之境而迈向更为宏阔的无我之境。
       怪诞科幻类的小说、小小说历来稀缺,科幻与现实融为一体,浪漫主义与现实主义互补,既目光远大地气十足而不发飘笨拙的作品更是少之又少。这条路上敢走的人不多,成功者更少,是险途,也更是大道。期待美兰继续大胆地探索下去。国外,星新一的想象、卡夫卡的胆略、凡尔纳的辽阔、福克纳的结构、马尔克斯的集大成;囯内,童恩正的敏锐、刘慈欣的视野、莫言的大气、滕刚的诡异、谢志强的丰富,都是可以打破界线,在放手借鉴融合上的基础上去创新创造的。
       全国小小说高研班的“两兰”都已过耳顺之年,但她们勃发出的创作青春和创作实绩却像两道闪电令人震惊。《嫦娥奔月》是美兰的第二本小小说集,小小说是她终生的追求和美学的月亮。愿她成为小小说的嫦娥,在小小说的星空中焕发出更加璀璨的色彩!

      2015-12-18 车上

       林美兰:结婚控                                       
                           
       老李绰号叫“结婚控”。五十多岁已经历四次婚姻,不过只是跟一个女人分分合合而已。
       第一次婚姻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那时憨憨的小李才二十出头。一天,狭小灰暗的家里来位亲戚,还领来位陌生姑娘小喜,说要把小喜嫁给他。小李断然拒绝。父亲说,是让你跟她领结婚证。小喜想进城,但她是农村户口,只有和城里人结婚才能将户口迁入。又说,你肯帮忙,她家补偿你一万元。你想想,一万元当年多么有吸引力呀!小李的手,拍拍脸颊尽管觉得这样做是瞎折腾,但身边的聪明人点破:用快乐的心做不属于自己的事那可是种智慧!就这样,没谈过一次恋爱,只见过一面的两人就领了红本子。半年后,小喜户口迁进城,小李的首次婚姻也就结束了。
       也不是只有他才能帮助别人。小李窃喜自己当时办事不呆板,才有回旋余地。不久,单位分房条件是已婚的。小李没合适的女朋友,情急之下想到小喜,找小喜说,上次我帮了你,这次你得帮我。小喜答应的条件,也是让他付出一万元精神损失费。两人神速地办复婚,小李如愿以偿分到婚房。可哪儿去拿一万元呢?最后两人在双方父母的撮合下,假戏真做成夫妻。
       一晃十多年了。小李单位破产靠打零工维持生活。也许是天疼憨憨的人,好事又叫他撞上了。忽传来拆迁消息,小李打听到拆迁分房是以户头列名的,不禁眉开眼笑。他才不在乎别人给取的绰号呢,赶着回家与老婆合计要再离一次。只有偏执一点才能成功!他一副勇往直前的气势,老婆也不阻拦。婚姻对于他们来说,就像一条拉链随时可开可合。夫妻对于办理有关手续,熟门熟路,当天就去民政局办离婚手续。拿到两套房后,他们第三次领回红本子。日后就将其中一套房卖掉,靠这笔钱开了家公司。
       公司略有盈利手头渐宽,宝贝独生女也成年了,小李想买套宽敞的大房子,了解新政策,即买第二套房首付比例达六成且银行利率还上浮。卖房小姐说,你不忌讳,可先离婚将房子过户到你老婆名下,你就可以用首套名义购买,首付只要三成利率优惠。小李听完脖子一缩,脸上却乐开了花,调侃自己:离呗,有什么忌讳?迅速拿到离婚证书将房子过继到老婆名下,他不费吹灰之力购买一套二百多平米的大房子,两人又领回红本子。这时,夫妻对一下眼,会心地笑了。此时小李已不是三十年前的小李了。而不笑还好,一笑不得了,沟壑纵横的一张老脸立刻不饶人了。话说急了就咳嗽不止,高挑的个已成了一张弯弯的弓。左看右看,都叫人感觉他比实际年龄大得多!
       这日,丈母娘来做客,说她村里要拆迁。在房里老婆神经兮兮地说:你再跟我离一次,回头跟我妈结婚落户我娘家,拿到几十万元的拆迁费后我们分一半,我妈也拿到养老金。
       老李长叹一声:人要面子树要皮啊!

       ----载《百花园》2014年第2期
       ----获《百花园》2014年全国优秀原创小小说奖
   
   【卧虎点评】小篇幅,大容量

    标题惊艳,语言精练,內容真实而荒诞。通过一对夫妻的五次婚姻,用千字文状写浓缩了两个时代的人们人生观、价值观的沧桑巨变。
      小篇幅,大容量。有入选年度小小说的水准。
      入选《全国小小说创作高级研修班优秀作品选》之思想型写法。

       陈玉兰:母亲

       母亲与父亲一次面也没有见过,就被姥爷五花大绑押进了父亲的家门。当时年方二八的母亲是村里出了名的俊女,已有了心上人,是同村的“放牛娃”,母亲宁死不同意这门亲事。姥爷是至高无上的家长式老古板,对于母亲的反抗,实行了“牛不喝水强按头”的方式逼母亲就范。也许实属无奈,因父亲答应给姥爷五块大洋,姥爷急着给舅舅娶媳妇。
       父亲与母亲实在不般配,母亲高挑的个头,走路身子挺得直直的,如她的人品一样端正。父亲与母亲一个属相,整整大一轮。父亲年龄大些尚可,可身高偏偏比母亲矮半头。父亲与母亲走在一起,像一个小屁孩儿跟在大人身后屁颠屁颠地跑着。
       据说母亲进了父亲家门,根本不让父亲沾身。父亲倒也不吭气,乖乖地打地铺。有人问他,整夜睡地上不怕着凉?父亲乐呵呵地伸伸腰说:没事,傻小子睡凉炕,全凭火力壮。
       母亲整天挂嘴边只一句话:你毁了我一辈子,我要跟你离婚。母亲每说这句话时,都会用手指着父亲的鼻尖,咬牙切齿地发狠,好像要把父亲撕巴撕巴炖着吃了才解气。这时,父亲并不恼火,而是像一只做错事的小狗,蔫头耷脑龟缩身子,知趣地躲一边面壁反省去了。
       母亲这句话说了两年多的时候,有了第一个孩子,而且是儿子。父亲的欢喜自不必说,一拍屁股转了三圈,咦,我当爹了。当把屁股拍疼了才想起给母亲沏碗红糖水喝。父亲一下给母亲煮了五十个鸡蛋,一个一个给母亲剥了,白嫩光滑颤动着,掰一小块放到嘴边吹吹,送到躺在床上满身疲惫、满脸淌汗的母亲嘴边说:张嘴,吃吧,补补身子。
       母亲倒高兴不起来,只皱着眉头唉声叹气。
       那年《小二黑结婚》的戏正流行。母亲的“放牛娃”在她被逼嫁时,一气之下跑出去当了八路军的排长,风风光光回来找她。
       母亲流着泪端详着自己的儿子,还不到百天,躺在床上,踢蹬着小手小脚,瞅着母亲咧嘴笑得甜甜的。排长摸摸他的下巴,他竟然“咯咯”地笑出声来。母亲明白把儿子抱走会要了父亲的命。
       把儿子留下,会要了儿子的命。母亲抽泣着对排长说:我不能用两条人命换我的幸福。与排长依依惜别。
       那晚,母亲与父亲无缘无故大吵大闹,搅得地动天惊。父亲莫名其妙不知所措,只蹲在炕沿低头抽闷烟。父亲听见母亲翻来覆去就那一句话:我前世欠你的,老天惩罚我来还你的债,你毁了我一辈子,我要跟你离婚。当然,母亲用手指着父亲鼻尖数落这个动作是少不了的。
       母亲嘴里唠叨着这句话,给父亲生了五个孩子,而且一茬儿都是儿子。老人们讲,生儿子是男人喜欢自己的女人,孩子就随男性。这句话有没有参考价值不知道,反正父亲特别疼爱母亲。
       困难时期,父亲拉煤车,即把煤厂的煤渣给人送到家里。家里五只虎嗷嗷待哺,靠父亲一个人养活,父亲早早累弯了腰。母亲从来不吃干的只喝稀粥。母亲给五只虎每天两顿饭,山药面、高粱面、荞麦面掺和着改着花样做着吃,逢年过节,才用玉米面改善生活,白面全部给了父亲吃。
       母亲养了五只下蛋的老母鸡,每天必定给父亲煮五个鸡蛋。母亲一边给父亲剥鸡蛋壳,嘴里一边数落:吃饱了,身子骨才结实,才有劲拉车,一家子人靠你养活呢。唉,我怎么跟了你,你毁了我一辈子,我要跟你离婚。每当这时,父亲就会咧嘴憨笑,仿佛母亲夸他一般。
       每年的麦收时节,母亲便趁着夜黑偷偷到城外的农村捡麦穗,回来用碾子碾成白面,给父亲烙白面饼。烙饼卷鸡蛋,是父亲最爱吃的。五个孩子馋得直流哈喇子,吵着向母亲要,可母亲只能让他们享受用白面皮裹了山药面烙的两面饼,鸡蛋也是掺了许多葱花摊成的。
       今年春节,母亲感觉身体一天不如一天,竟晕倒了。当母亲醒来,发觉自己躺在医院的床上,父亲坐在床边的陪床椅上,正紧张地攥住她的手难过得发抖。
       太阳暖暖地正向天边垂落,父亲的脸像涂了油彩,被映得红润光鲜。母亲这才发现父亲已是九十岁的高龄了,眼睛便湿润起来,轻声问父亲:你说如果有来生,咱俩还能做夫妻吗?
       父亲愣了半天,才展开满脸的核桃纹,神秘笑笑:不一定喽,如果下辈子我托生个有钱人,就去找你,让你好好地跟我享清福。如果还是这么穷,我就帮你找一个有钱的人家。我呢,就在你家附近,远远地看着你,只要你过得好,我就放心了。
       母亲不解地问道:你在我家附近干什么?
       父亲认真地说:不干什么,就、就是想当那个排长。
       母亲一下子愣住了,眼前这个男人,明明知道自己心中只依恋着那位排长,却默默爱了自己一生!母亲眼泪如泉涌般汩汩涌出说:咱俩来生还做夫妻,好吗?
       母亲第一次把父亲紧紧搂在怀里。

       ----原载《小说界》2015年第3期
       ----《小小说选刊》2015年第10期选载

    【卧虎点评】中国家庭的一种真实写照
       一波三折的翻三番写法,但不刻意传奇,反而创新。看似信笔直录,实则曲线多义,于无声处听惊雷。       学孙方友者不少,自成面目者少。何也?只一味模仿,不融入自我的生搬硬套只有死路一条。大树下面好乘凉,一直乘下去,只会是小树。齐白石曰:学我者生,似我者死。京剧大师郝寿臣亦告诫弟子:把我捏碎了成你,不要把你捏碎了成我。玉兰能举一反三,故了悟此道。       《母亲》的新,在“母亲”日久生情的婚姻是亿万个善良的中国家庭的真实写照,而这种深刻的悲喜剧----天天发生在身边的故事,多少年来,又往往因人们习以为常的麻木而被普遍忽略了。想一想,更多已麻木成生活常态的东西未被人们“发现”的仍有很多,且几何状地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无休止地生长。       故而,罗丹说:生活不缺少美,而是我们缺少发现美的的眼睛。能在别人司空见惯的东西中发现美,才有望成为大师。眨一眨疲惫的眼睛,放松一下麻木的神经,不少精彩的发现也会从你的笔端溢出。

刘满园 发表于 2016-10-25 15:34:04

祝贺美兰学长1

洛华 发表于 2018-12-22 16:53:38

祝贺美兰学姐^_^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林美兰小小说集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