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邱天 发表于 2017-9-8 10:19:41

《永安文艺》约小小说作品,大家赐稿请投邱天邮箱。

本帖最后由 福建邱天 于 2017-10-27 07:08 编辑

由邱天任小小说编辑的《永安文艺》第三期正在编辑中,暂缺部分好稿子,特向同学们约稿。
《永安文艺》是福建省永安市委宣传部主办的综合性文学刊物(季刊),入选作品赠样刊,并支付微薄稿酬。
作品要求是小小说,以正能量宣传作品为首选,杜绝敏感题材、字眼,重生活类作品,忌官场类作品。
愿意支持稿件的同学,在本主题帖后跟帖,附详细通联和电话。截稿时间9月16日。从优从速哦!:victory:
邱天择优入选3~5篇送审。刊发后,邱天负责给作者寄样刊和稿酬。谢谢大家!:handshake

xinghai1959 发表于 2017-9-8 16:37:15

老栾弄来一盆花

老栾住在单位的大院里。那天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盆花,放在他屋门上的高台上。
花叫什么名字?老栾给大家说了一遍又一遍,大家都今儿记住明儿忘。花的样子不难看,挺高的,叶子椭圆形,小花是紫色的。花在高台上很招人喜欢。
一是大家在单位闲着没什么事可干,再一个是出于对老栾的东西的关注,大家在这里经过时大都问一问花的名字,花的来源,夸一夸花的样子。老栾很高兴。
就是别人不夸奖他的花,老栾也认为这花是很好的花,何况别人一再夸奖呢,老栾就真觉得这花好了,更增加了他对花的几分爱惜。
女同事大都喜欢花,女同事在老栾门前过,好夸张地夸奖一番花。
“哎呀,栾大哥的花真好啊,这小紫花真漂亮!没想到栾大哥这么有眼光哩!”
老栾一见女同事过来,总是走向前提前防着,当女同事要动他的花的时候,他都是赶紧用手挡住说:“别动它!”
老司对什么都是挺热心的,家里有过期的几盒牛奶,上班时拿到单位想浇到老栾的花上。老栾见了,赶紧从老司的手里抢过来说:“我来浇!”
喝过的茶叶老司也舍不得倒掉,端着到老栾的门口倒在老栾的花下。对老司的做法,老栾并不领情。有一次,老司从老栾的门口走,老栾急忙出屋门叫住老司说:“我这花里的茶叶是你倒的?别尽往里倒!”
老司说:“不是茶叶对花有好处吗?”
老栾说:“适当了就有好处,不适当了就没好处,就像你吃饭一样,该吃的时候吃,不该吃的就不能吃,该吃一个馒头就不能强塞给你两个馒头!”
老司说:“你看你,一个破花让你弄出这么多理论!”
老司没有记性。老栾怕他过多地关心花,老司却非要去关心花不可。
那天,老司又走到老栾的花前指指点点,一会说这个枝粗,一会说那个花大,吓得老栾在花旁随时要挡住老司的手,以防老司触到花。
不知是老司无意识的,还是故意逗弄老栾,老司边说花边用手触到那朵最大的花。这时老栾一下急了似的说,“你动那花干什么!”随即把老司推了个趔趄。老司又羞又气地走了。
第二天,好像前一天吃了老栾的气又丢了脸今天才想到报复,老司对一块打水的同事说:“老栾这花活不过一星期!”
老司的这话同事没往心里拾。两天后老栾出发,老司一下将一壶滚烫的水浇到老栾的花下,估计这下连花的根也烫熟了。
等老栾出发回来,只见他的花叶子萎蔫,像霜打的地瓜秧子。花已经死掉了。知情人知道是怎么回事,不知情的就纳闷好好的花怎么说死就死了呢?老司到处评论说:“花这个东西,越娇贵了就越毁得快;人呀,是越想拥有的就越容易失去!”

         山东省禹城市教育局 王兴海
         邮编251200 电话13969212628
         邮箱xinghai1959@sina.com

赵海华 发表于 2017-9-8 22:41:33

本帖最后由 赵海华 于 2017-9-8 22:49 编辑

谢谢邱师兄提供的宝贵机会!

  一根煎火腿肠(1260字)
  文/赵海华
  
  再坚持一下吧,再挣一块钱,就给女儿买根煎火腿肠吃。女儿四点多放学,趴在那个小板凳上写作业,写完作业也不回去,女儿要陪瘦娘。现在八点多了,女儿只吃了几口麻花,麻花是瘦娘做的,三轮车上的橱窗里,还有很多。娘做的麻花好吃。女儿对瘦娘说。
  瘦娘望望胖婶,胖婶也只是呆呆地坐着。瘦娘知道,胖婶也怪可怜的,身体有个什么慢性病,需要服用激素,虚胖,干不了重活,跟着丈夫来城里打工,供两个儿子上大学。没啥,不是传染病就行,要是传染病就没法出来卖了。一提起胖婶的病,胖婶总会笑着说。瘦娘时不时会说胖婶苦,胖婶总是幽幽地说,一天挣个十块八块的,够我俩一天吃喝拉撒就行。说完,昙花一笑。瘦娘和胖婶相互照应。瘦娘本想在学校门口卖,这样女儿放学就不用接了,可门口保安不让,一百米内都不让。瘦娘只好来到小区门口,小区门口有胖婶,每次接女儿,胖婶都会笑着说,你去吧,我帮你看着。那笑踏实,瘦娘就放心地去接女儿。胖婶有时也帮瘦娘卖出去一些,钱一分不少给瘦娘。
  来两根麻花。有人喊道。
  好咧!瘦娘弹起来,用夹子去夹麻花,瘦娘夹起麻花,女儿已把塑料袋撑开,瘦娘放进去,再一根,系好,放上称,瘦娘就喊出价钱:六块一。瘦娘捏着六块钱,顿了一下,把五块钱塞进胸前的小黑包,把一块钱递给女儿,闺女,去买根煎火腿肠吃吧。女儿好久没吃肉了,胖婶大半晚上没有开张了。女儿看看一块钱,没接,娘,我不饿,不吃了。胖婶也在看着这边笑,眉开眼笑。闺女,吃吧,没事儿。瘦娘把一块钱塞到女儿手里。女儿急了,娘!那都是油炸的,油不知道从哪儿来的,肯定是垃圾食品,我不吃!瘦娘脸刷地黑了,声音严厉起来:你说什么?!说着,瘦娘扬起巴掌,巴掌就要甩到女儿脸上——胖婶忽然窜过来,搂过瘦娘的女儿。胖婶的馒头脸红黑红黑的,却哈哈笑着说,你闺女多懂事,你还打她。瘦娘脸色略有些缓和,向胖婶苦笑,对不起啊,大婶子。胖婶嗔了瘦娘一眼,脸上的笑隐了,多好的闺女啊,还不是为了给你省——钱。胖婶“省”说得有些重,停了一下,才说出“钱”,明显轻了些。瘦娘女儿眼泪忽然由零星小雨变成瓢泼大雨,紧紧抱着胖婶的大腿,大哭起来。胖婶艰难蹲下,用衣服里面给孩子抹去眼泪,又笑起来,闺女啊,不哭了,胖婶不怪你,不哭了。瘦娘拉过闺女,说,给胖婶道歉。闺女一抽泣一抽泣地说,对——不——起。胖婶的馒头脸已恢复白色,闺女,没事儿啦,别哭。瘦娘这才尴尬笑笑。
  一阵冷清的静。
  忽然,胖婶笑呵呵地说,大妹子啊,你要是愿意啊,用我的火腿换你的麻花吧。瘦娘一听,高兴地拍了一下大腿,可行可行,真好。胖婶煎好一根火腿送过来,哈哈笑着说,闺女啊,放心吃吧,城里的一桶油一二百,胖婶可买不起,胖婶的油啊,是自己家种的花生挤的,好着呢。瘦娘也哈哈笑起来,就是嘛。瘦娘装了两根脆黄脆黄的麻花塞给胖婶。
  胖婶的煎火腿肠可真好吃,外焦里嫩,脆香脆香。女儿对瘦娘说。瘦娘笑了。
  没一会儿,胖婶又煎好五根火腿送过来,一本正经地说,她娘啊,不能让你吃亏,让孩子多吃些吧,你看那瘦的。
  瘦娘盯着胖婶,脸红得冒火,瘦娘想,那次帮胖婶看摊子,为什么要偷偷给女儿煎一根火腿肠呢?
  

      姓名:赵海华
  地址:山东省东营市东营区北一路432号锦苑一区17-1-302(0277信箱)
  邮编:257091
  手机:13655466112
  邮箱:buxiangshuohua.1@163.com
  QQ:397361601
   

用兵韩信 发表于 2017-9-9 08:56:35

溪水镇(1210字)
               文/用兵韩信
               
      溪水镇,川南小镇也。溪流由西向东穿镇而过。溪宽十丈,岸高五尺,水深不足三尺。下游水缓,乱石遍布,夏日山洪,河泥淤积。冬季水枯,排污不畅,异味乱飘。时逢倭寇入侵,又遇国共战火,避乱之民日众,下游积污尤盛。政府无钱无心治理,且等来年雨丰,方缓此患。好事者谓之曰:污镇矣。
      溪水南北两岸,有五尺宽石街。溪中跳石多处,方便南来北往。镇公所等府衙居北街,故北街繁华,南街清冷。
      民国38年(1949年)秋,落日时分,一车飘至跨溪拱桥。骑者止,轻迈数步,躬身桥边垂询相士。
      闲人水二,瘦若灯杆。倚其兄警所老大,专好无事生非。恰逢水二桥上无聊,觉车风扰人,心生不悦 : 哪来鸟人,溪镇摆谱?又瞥见车架红包,胀鼓扎眼。斜眯骑人,蓝裤布衫,眼生貌平,遂生戏弄寻欢之念。
      “嘣……”
      重物落水,似晴天惊雷,吸引南北两岸的眼睛。
      “洋马儿落水啰!”
      “红包冲走啰!”
      死气沉沉之溪水镇顿时嚷声一片。
      骑车人抬头,眼扫桥下,眼角余光,北街有瘦子奔跑。也不声张,手点桥栏,纵身北街,尾追瘦子……
      布包胀气,顺流下飘。恰逢一黑汉经过,弯腰捉包……
      “莽子救我!”
      黑汉抬头,见水二呼他,跳石上紧迈数步,顺手将包裹砸将过去。
      骑车人见水滴滴包裹迎面飞来,紧急止步,仰面后倾,伸手抓包,借包裹贯性,原地转旋,顺势将包裹划个圆弧向瘦子扫去,包裹从瘦子衣襟擦过。
      黑汉跳到街上,拦住接包人:何方歹人,敢打水哥!话声未落,拳头飞出。
      骑车人见黑汉出拳狠毒,却下盘不稳,也不退让,将头一偏,左手捉住黑汉拳头,右手包裹扫向黑汉左腿,黑汉“哎哟”一声,滚倒在地。
      水二大惊,转身没入小巷。
      骑车人见包已追回,黑汉倒地疼痛,瘦子逃遁,便转身返回,拟下溪捞车。
       “站住,转身,否则老子开枪。”黑汉咬牙切齿。路人纷纷避让。
      骑车人扭头,见黑汉右手盒子枪摇摇晃晃,左手扶疼痛左腿,相距三丈有余,料无准头,便就地一滚,腰间掏枪,叭叭两响,已单腿跪地,枪瞄黑汉:把枪放下!
      黑汉呆惊,不知所措!
      “是莾子开枪?”
      话音未落,北街巷内冲出俩欲掏枪警察,见东西两人阵式,掏抢之手僵硬,动弹不得。
      高个警察,撤回掏枪之手,轻松圆场:看来双方乃公门中人,有话好说,有话好说。旋即转身,双手抱拳,对骑车人曰:在下警察所长水达,管教部属无方,冒犯兄台,得罪得罪。并大声呼叫:“莽子,还不过来给兄台赔罪?”又将躲在人群中的水二揪出,扇了两际响耳,命他下溪扛车。
      水所长坚持邀骑车人去警所,摆酒谢罪。骑车人沉思片刻,收枪入怀。
      在警所饭厅,骑车人举杯欲饮,突然一声“拿下” ,他被冲出的几个警察按在桌上。
      “哈……哈……哈……贯盗叶飞,你也有今天!兄弟们,明天押县城领赏!”
      水所长脚蹋坐椅,众警察欢呼雀跃。警所豪饮之声响彻夜半。
      次日清晨,镇公所旗帜上拴吊一红布包裹,旗杆下捆绑着警察所长。警帽堵嘴,胸前挂警所木牌。木牌上写着:
      金条五根,大洋五百,溪水镇平河治污专资,以迎伯承返乡。如懈怠挪用,必取尔等人头。侠盗叶飞。
      围观民众,窃窃私语,污镇要变了。

      姓名:陶波
      地址:重庆市万盛经开区万东北路91号1~3号
      邮编400800
      电话13709411389

庭院深深 发表于 2017-9-9 09:27:46

本帖最后由 庭院深深 于 2017-9-18 10:13 编辑

                                    
                     取走

c1972cht 发表于 2017-9-9 15:45:13

冬天里的一把火
字数:1371

   林上学时,好甩头发,走路一晃一晃的,好似一棵树在晃动。那时学校还没用电,他负责生汽灯。先哼哧哼哧地打气,汽灯就哧哧地着,着了的汽灯贼亮贼亮的,不但明亮了教室,还亮堂了每个同学的心。
那年头,费翔《冬天里的一把火》红遍了大江南北,也点燃了林的热情。林穿一夹克,嘴里吼着《冬天里的一把火》,身子一晃,头发一甩,挺有艺术范儿。班上庆元旦,林唱的就是《冬天里的一把火》:你就像那冬天里的一把火,熊熊火焰温暖了我的心窝……汽灯哧哧地亮着,林唱得字正腔圆,头发艺术地飘逸。男生不自觉地合拍吟唱,不少女生眼睛一亮一亮的。
不久,林冬天里的一把火就温暖了羊的心。羊是来自农村的女生,不知谁把她的肚子搞大了。老师发现了,让羊说出那男生的名,羊迟迟不说。老师说,不说就把你撵回家,羊还是不说,蹲在一角落里,象一只默无声息的羊。羊是个孤儿,家境贫寒,上学全由老奶奶供应,很不容易。林心一热说是自己,学校就把他撵回了家。
后来,东窗事发。原来是一副校长所为,趁辅导学业诱骗了羊。
  二十年后,林不再长甩发,虽然岁月把他打磨得有些褶皱,但走路如一棵树晃动的风格不变,那见面拍肩的豪爽劲没变。他的原配跟别人跑了,原因是有个傻哥哥,女的不让林管他,林不同意。说一奶吊大的亲弟兄,不义不是他的禀性。那女地撇下他和孩子走了。
孩子叫小宝,要上幼儿园了。林给买了新衣裳,买了花书包带着孩子高高兴兴地去了。谁知,刚上两天孩子说学校叫你过去。林心里一顿,孩子这么淘气,这么快就惹事了。
原来是幼儿园要一名司机,指名要林。林感到诧异,抬头一看校长室里坐着羊。幼儿园是羊办的。那天林带小宝来上学,羊一眼就看出了林。那时林眼睛明亮的,短短的发每一根都是硬朗地直立,让人想起伟岸的白杨树,腾,那股火便把羊点燃了。
那年,林走了羊也没有上学。她把孩子生了下来,为了孩子她没再找男人。后来孩子参了军,在部队年年是标兵,可是,在一次抗洪抢险中牺牲了。
  林说我不会开车。
  羊说,没事,我教你。
  林说我毛手毛脚的。
  羊说,你汽灯都生了,没事。
  林当司机了,负责幼儿园孩子的接送。林很敬业,他回回把车子收拾得爽爽净净,把孩子安置得妥妥当当。早晨傍晚,车奔驰在林阴道上,林还唱着《冬天里的一把火》,羊牵着小宝,护着那一群象小羊般的娃儿。林歌声浑厚有力,羊听着歌,仿佛回到校园里,沉浸在晚会上,眼凄迷起来。
放假了,幼儿园设宴款待教职工。林喝得大醉,羊把林搀进自己的屋里。羊看着林棱角分明的脸,心里就有一把火。羊想着那把火就把林扶到自己床上;
羊想着那把火就把自己身体紧紧地贴在林身上;
  羊想着那把火,把嘴放在林的唇上,如痴如醉。
  林融入进了羊火热的事业。幼儿园不仅多了欢声笑语,也多了火红的暖意。不久,盖了新校舍,又购置了多款玩具,幼儿园成了一所示范幼儿园,学源更多了。
   夏天多雨,转弯处一孩子在捉一青蛙,毫无知觉跟着青蛙跳跑到路中央。为躲这熊孩子,校车刹车不及,栽进水坑里。哭娘喊大,孩子叫一片,林和羊拼命砸车窗,在车中打摸,举出一个个学生。
幼儿园孩子们都安然无事,他们一家子却闷在车里。在急救室,羊和小宝得救,林直挺挺地躺着。人们说林在水里用身体死死地往上顶着她娘俩。
  小宝在幼儿园里啥也不会了,只会唱《冬天里的一把火》。你就像那冬天里的一把火,熊熊火焰温暖了我的心窝……
  人们说,那娃唱《冬天里的一把火》有板有眼,情义满喉,有着林的风格。

姓名:陈洪涛
笔名网名:摇曳狗尾草
工作单位:吴城镇人民政府
地址:河南省舞阳县舞泉镇中山路银诚小区四单元三楼西户
手机:17339569824
邮编:462400
邮箱:c1972cht@163.com
QQ:1047301400

王贫 发表于 2017-9-9 15:46:22

本帖最后由 王贫 于 2017-9-21 08:50 编辑


    最好的礼物(1494字)
    王贫
    小丽回家前,准备给奶奶多买些礼物。
    她是奶奶一手拉扯大的。如今,奶奶剩下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少,要抓紧时间尽孝。况且,一礼拜后还是奶奶的八十一岁大寿,此时她不尽孝更待何时?
    准备什么礼物好呢?买首饰?买金手镯?买金戒指?小丽摇头否定了。
    据她了解,奶奶这辈子朴素惯了,甭说首饰,连个发卡都没戴过,没买过。要不然,她早给奶奶买了。做为女人,谁不希望拥有好多漂亮首饰呢?只有从小受苦的奶奶,一直不喜欢首饰。就是后来过上好日子,她也没买过一件首饰;就是别人买给她戴,求她戴,她也不戴。总是说:为了好看,为了炫耀,就不要舒服了吗?再说,好好的手腕上,戴个沉甸甸的东西,和戴手铐有啥区别?
    那就买衣服吧?这念头一出现,小丽又给否决了。
    奶奶这辈子,何曾穿过好衣服?小时候,连条破裤子都没有。长大了,嫁给爷爷,常常饿得肚子哇哇叫,还有心思想穿的?后来,家里有了余钱,奶奶依然喜欢穿旧衣服。奶奶常常给她说:我年轻时都没穿过好衣服,现在岁数大了,穿得再好也白搭。你要买,就给自己买吧。只要你穿得好看,我比穿啥都舒服。
    另外,还能买什么?吃的?小丽继续想。奶奶早没牙了,能吃的很有限;而且喜欢吃的东西也不多,更不好买。用的?奶奶几乎没有用的。像手机,家里就奶奶没有,谁给她买都不要。要不是接电话,她可能连手机都不会碰一下。
    那么,奶奶还喜欢什么呢?
    小丽实在没招了。她觉得,这世界上没有比奶奶更俭朴的人了。凭她的心,只要奶奶要,无论花多少钱,都舍得。问题是,商场那么大,物品那么多,居然没一样是奶奶要的!为了不空手回家,她打电话和爸爸商量。爸爸不假思索地说:随便。她又给妈妈打。妈妈犹豫了一下,说买啥都是心意,自己看着办吧。她吐了下舌头,接着给姑姑打。姑姑的话更痛快:多给点钱,不就成了?
    小丽来到街上,一面溜达,一面冥思苦想。一条条街道,跟她擦肩而过。
    折身回去时,小丽碰到一个曾在一起工作过的朋友。朋友提着一大包东西。小丽问:是给谁买的。朋友说:给妈妈买的。妈妈身体不好,经常大小便失禁。唉,人老了真是麻烦。
    两天后,小丽提着一大包东西回到家里。爸爸妈妈问她提的是啥,咋这么多。小丽撇了撇嘴说:暂时保密。便藏到她房间的柜子里,锁了。
    很快到奶奶生日这天。来给奶奶过生日的,有姑姑一家,有二叔一家……小丽看见,几乎每个人都准备了高档礼物。比如,姑姑给奶奶买了一条项链,姑父给奶奶买了一瓶茅台,二叔给奶奶买了两箱脑白金,堂哥最简单,包了个大红包塞在奶奶怀里……
    爸爸妈妈不知女儿葫芦里卖啥药,让她赶紧公布礼物。等小丽打开,他们却蒙了。
    爸爸笑着说:这孩子,是不是没挣着钱?
    妈妈笑着说:这丫头,是不是在开玩笑?
    姑姑差点笑断气:不会是给自己准备的吧。将来有了孩子……
    奶奶不知小丽买的啥,见都笑得死去活来,也乐了。你们笑啥呢?丽丽给我买啥好东西了,快拿来让我瞧瞧。
    姑姑立即抓了一件,递过来说:您看了,肯定更乐!
    奶奶接住,不认得,很好奇。她左看右看,翻过来掉过去地看,捏了又捏,摸了又摸,说像背心,不像背心,说像裤衩,不像裤衩,就问是啥东西。他们抢着说,您猜。奶奶猜不出来,问是干啥用的。他们笑着说,您再猜。奶奶猜了半天,还是猜不出来。奶奶说:不猜了。再猜,我剩下的那点脑筋就费光了。
    小丽知道他们在嘲笑她,便把嘴凑在奶奶耳旁,悄悄地倒出自己的心思。
    奶奶听完,一把将小丽搂在怀里,由衷地说:我养了三个娃,都是用玉米穗子擦屎尿,一把一把擦大的。那时候,我连卫生纸都没听过。我小时候,更甭说了,啥都没有哇!没想到,眼看就要入土了,还能…… 小丽,等奶奶死了,你给我多烧几件纸尿裤,让你爷爷也感受一下,啥叫幸福!
    通联:甘肃省西和县何坝镇宋坝村12号
    邮编:742105
    电话:13993957872
   

宋梅花 发表于 2017-9-9 23:21:30

         高高的墓碑

                     宋梅花

       高小乐的父亲走了。结婚十年的高小乐一个大男人哭的是稀哩哗啦。追悼会一开过,高小乐就彻底再看不到父亲了,他哭晕了过去。好朋友甲和好朋友乙慌忙左右一边一个扶住他,直掐人中。一会儿,高小乐眼睛睁开,对右边好朋友甲一望,边哭边说:“那么疼我的父亲没了,不要我了……领导都对他做思想工作,让他治,不管花多少钱都治啊,都想救他!可他不啊,他说他做了一辈子共产党员,两袖清风,他不想让国家为他那不治之症吃亏啊……”好朋友甲忙俯下头说:“是!是!伯伯是个好人啊!难得的好人啊!”高小乐又对好朋友乙一望:“我以后可怎么办?我父亲是我的山啊!现在,山倒了,我心里也被抽空了。那么疼我,怎么说走就走了呢?”好朋友乙应声说着:“是是,他是你的山,也是我们的山啊,他平常教导我们的话,我现在还记得呢!比如:屋有万贯家财,不如薄技在身;比如:饥饿,是世上最好的美味。”“可是……可是……他连孙子的影儿都没看到哇!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啊!”高小乐听着两个好朋友的安慰,哭的更加伤心了……
      半年过去,高小乐伤痛没减,他决定为父亲立一座最大的九厢碑。妻子劝他说:“就立个稍微小一点的吧,父亲生前可节约了。”“不行,我父亲是何等人物,再没有钱,也要最好最大的。”高小乐坚决地说。就这样,高小乐花了好几万,给父亲立了最大的九厢碑,高高的。上面雕有八仙过海等神仙图,高小乐还刻意在子孙栏里写上自己未来孩子的名字:天赐。他希望老天能赐他个孩子。高小乐给父亲立碑落成那天,请了所有的亲戚来了。看着所有的亲戚都在,高小乐又忍不住伤心了一场。亲戚们都劝他:“小乐啊,父亲走了,你要好好把持这个家啊,要坚强啊。”小乐听着,点着头。
      可2年过去,高小乐却和妻子离婚了,他觉得妻子占着茅坑不拉屎。看着其他同学孩子都大了,他实在受不了了。离婚几个月,高小乐便找了个比前妻漂亮的对象。对象是外地人,网上认识的,俩人如胶似漆,不久,对象来到高小乐家,见到了高小乐的老母。对象悄悄拉住高小乐:“你不是说,你有个副处级的父亲么?怎么没看见?”高小乐结结巴巴地说:“我父亲已不在了。”对象一听,转身就走,丢下一句话:“不能满足我的条件,就别提结婚两个字。”
       高小乐决定从单位停薪留职了。他要下海,他要赚钱了。单位一年那点涨不死饿不坏的工资,让他怎么结婚?他好不容易哄住了对象:没有了副处级的父亲,他照样能给她一个满意的婚礼的。高小乐准备开家餐馆了,做生意么,离不了衣食住行这四个字。可是,市中心的门面贵呢,接门面装修请人什么的都要钱啊!高小乐犯愁了。他想到了好朋友甲和好朋友乙。
      好朋友甲开着一家保龄球馆,叫高小乐的父亲为干爹,当年,干爹给他介绍了不少生意,带了很多人气。好朋友甲递给一个保龄球给高小乐:“生意越来越不景气了,员工工资都发不出来了。”高小乐边听边看着自己的那个球,滚着滚着,眼看就要撞上了,高小乐多想听见那熟悉的“啪”的一声,可是他失望了,球扭了两下,拐弯儿了。
      好朋友乙很忙,高小乐给他打了十多个电话,他忙得只回了一次:“小乐吧?我在广州,要年后才回来呢,有什么事等我回来。”高小乐想,这时间有些靠不上了,算了吧,另想办法。高小乐只好去找母亲,母亲抹着有些润的眼角:“小乐啊,从小,娘就管不住你,如今你爸走了,更没人管你了,婚你也离了,班你也不上了,家里就剩下十来万块,你全拿去吧,万一亏了,我看你怎么办?”高小乐看着娘,想着温婉迷人的对象,狠了狠心,拿走了存折。
      才一年多点,高小乐败下阵来,餐馆亏了,隔行如隔山,高小乐被厨子和客人耍的团团转,刚开业一个月,生意好极了,接下来,签单的,挑剔菜味道的,拿高额工资不铁心做事的。吃顿饭还要高小乐跑上街跑下街请小姐的……高小乐头都晕了。年尾一算账,签单赊账的比支出还多。对象一生气,回了老家,换了电话,高小乐再也联系不上她,高小乐的豪华结婚梦破了。
       几个月后,人们在河里发现了漂浮着的高小乐,从他衣袋里的遗书看到一行字:“我去找我父亲了。”高小乐的老母再也受不了这个打击,两个月后,抑郁而亡。
       高小乐死了,没有墓碑,和他的父亲葬在一块儿,老远望去,只有他父亲那高高的墓碑孤零零立在那儿,任风吹,任雨淋。

      
                               宋梅花
                               邮编:427000
                               2017年8月5日
                               手机:18797502316
                              地址:湖南省张家界市子午路王家岗塘坝溶69号

车厘子 发表于 2017-9-10 09:23:04

本帖最后由 车厘子 于 2017-9-15 22:46 编辑

老 人 与 狗文/车厘子(1092字)
   荷兰人佩斯的摄影作品“老顺头和他的狗”得了国际大奖。村长把照片放到半堵墙那么大,挂在村口礼堂的廊檐下。谁走过不看上几眼。   老顺头还是小顺子的时候,那叫一个高大英俊。全村的妹子心里都暗暗惦记他。可后来,他十年里娶了仨媳妇儿,都暴病死了,吓得龅牙的裘寡妇死活都不肯跟他。    阿黄是老顺头去镇上赶集的时候捡来的一条金毛犬。“别看它瘸腿,它可什么都懂,除了不会说人话。”看到裘寡妇一脸嫌弃地看着阿黄,老顺头老大不高兴。他觉得阿黄就是上天派来陪他终老的。他有什么好吃的,都紧着阿黄先吃。他到哪儿,阿黄都贴身跟着。晚上,就给他暖脚。   裘寡妇一直没有再嫁。有时候老顺头半夜猫进裘寡妇的小院,阿黄就只能在门口趴着。趴了几回,全村人都知道他俩的事儿了,一个月多少回都知道。裘寡妇羞得不行,这才让阿黄进了她的屋。   老顺头成了名模,按小时收费。他一脸的褶子,黝黑的脸膛,灿烂满足的笑容,出现在很多的摄影杂志上。更关键的是,阿黄戏好。佩斯的作品里,阿黄和老顺头深情对视,狗眼睛里的内容比人还丰富。   佩斯甚至想把阿黄买走。老顺头后来就不肯接佩斯的活了。倒是阿黄,跟佩斯亲得不行。   很多摄影大咖来找他拍老人与狗主题。画面背景是层层黄澄澄的梯田油菜花,白墙青瓦的徽派建筑,百年历史的石拱桥,老人与狗寂寞的背影,老人与狗咧嘴同乐,狗拽着牛缰绳,老人骑在牛背上,一家人踏着夕阳晚归 -------   老顺头出名后挣得多了,把屋前房后修得敞亮贵气。裘寡妇就有些着急,怕他不待见自己。有一天备下几个好菜,烫上一壶酒,想趁着酒劲儿跟他把婚事提提。 哪知老顺头临时被台湾来的摄影师叫去礼堂聊村史,忘了喝酒这茬事儿。   裘寡妇等得心头火起,执着鞋底子就满村寻。路过礼堂,见阿黄坐在门口。她探头一看,有个描眉画眼的半老徐娘正嗲嗲地给老顺头斟茶,嘴里还娇滴滴地:“顺哥,那咱们明天把事儿干得漂漂亮亮的,然后就跟我去台湾!”   裘寡妇在窗外听得真真切切,差点背过气去。她越想越伤心,越想越憋屈,沿着村头小路嚎哭着,走到桥边,扑通跳了下去。   阿黄一直跟在她身后。它早已把她当女主人了。   阿黄的狂吠惊动了村民。等老顺头赶到,裘寡妇正趴在潭边的乱石堆上吐水,,而阿黄------   老顺头一个猛子扎下潭底。浮出水面时,哭喊着:“阿黄,阿黄----”又一个猛子扎下去,浮起来又喊,直到村民把他拖上岸。   没有了阿黄的老顺头,接不到活儿了。他一脸漂亮的褶子全都耷拉着,脸上泛着惨白的光,眼神涣散,哪里来灿烂的笑容。倒是佩斯,每个月都记得给老顺头寄张汇款单来。   裘寡妇主动搬进了老顺头的家,她去找了个晒秋的模特活儿。摄影师都喜欢阳光下她抚摸着辣子,咧嘴笑的爽直样子。   到了冬天,裘寡妇抱回一条金毛幼犬。“还叫阿黄-----”两人异口同声地说了出来。
姓名:车莹梅笔名:车厘子邮箱:80718007@qq.com电话:13588055915地址:杭州市西湖区文一西路南都别墅112幢

陈玉兰 发表于 2017-9-17 13:55:27

谢谢邱兄。祝福。
页: [1] 2 3
查看完整版本: 《永安文艺》约小小说作品,大家赐稿请投邱天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