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虎 发表于 2017-10-8 14:07:20

原子弹与小小说


原子弹_百度 _互动 图片   广岛事件视频       原子弹爆炸画面 世界上有多少国家有原子弹       


      小小说是放大的艺术,放大的是生活,复活的是灵魂。
      原子弹是放大的艺术,放大的是物质,激活的是能量。

      2017-10-8

      【附录】

      小小说是放大的艺术

  放大理想,放大现实,放大表象,放大灵魂。
  所谓的四两拨千斤,只是微观的,技术层面的特征,放大一切表象,撬开一切灵魂才是小小说的艺术。是其本质的核心和放大大千世界的显微镜和方法论。
  长篇小说,中篇小说,短篇小说往往是客观的,同等比例的呈现存在,而小小说是尽其所能最大限度地放大存在,这也是它的篇幅所决定的。也就是说,小小说要比“长小说”老大哥们在思想,情感,故事,语言,内容,形式,人物,情节,细节,容量,质量,效率等等方面更细,更深刻。就像诗词在表现手段上要比戏剧散文更细,更有效率,更简洁更简单地表现生活真理和艺术真理。

小小说是放大的艺术:以白小易的《客厅里的爆炸》为例

       多少年了,客厅里那只水瓶的爆炸还在回响。如《立正》,如《书法家》引发人们心灵的地震,引爆人们精神世界的原子弹。
       水瓶明明是主人倒完水去里屋后不慎倒掉的,却偏偏要对主人说是自己不小心弄倒的,而且还要言传身教,面对女儿的质疑强调说只好这样。何也?它暗喻揭示了国人已习惯麻木生活在虚伪和病态之中,而由此一个细节,瞬间上升放大到体制的高度和人性被扭曲的根源,则是引发人们心灵的地震,引爆人们精神世界的原子弹的源头。它的震撼力,杀伤力不在一个点上,而在广阔的覆盖面上。因而,我也多次说《客厅里的爆炸》们的涵括力远远超过了许多经典的长篇小说。一篇《立正》,代表了专制对人性的摧残,一篇《书法家》,涵括了两千多年的专制体制与思想为国家民族带来的奴性,落后与腐朽。
      我曾写短论《小小说是放大的艺术》。白小易的《客厅里的爆炸》,许行的《立正》,司玉笙的《书法家》异曲同工,都是佐证这一论点的经典之作。四两拨千金的细节,情节,故事是战斗战术,微言大义的主题灵魂是战略方略。小篇幅,大容量是小小说的大道,也是杀手锏,是长盛不衰的制胜法宝。
      白小易:客厅里的爆炸

       主人沏好茶,把茶碗放在客人面前的小几上,盖上盖儿。当然还带着那甜脆的碰击声。接着,主人又想起了什么。随手把暖瓶往地上一搁。他匆匆进了里屋,而且马上传出开柜门和翻东西的声响。
  做客的父女俩待在客厅里,十岁的女儿站在窗户那儿看花。父亲的手指刚刚触到茶碗那细细的把儿——忽然,叭的一响,跟着是绝望的碎裂声。
  ——地板上暖瓶倒了。女孩也吓了一跳,猛地回过头来。事情尽管极简单,但这近乎是一个奇迹,父女俩一点儿也没碰它。的的确确没碰它。而主人把它放在那儿时,虽然有点摇晃,可是并没有马上就倒哇。
  暖瓶的爆炸声把主人从里屋揪了出来。他的手里攥着一盒方糖。一进客厅,主人下意识地瞅着热气腾腾的地板,脱口说了声:
    “没关系!没关系!”
  那父亲似乎马上要做出什么表示,但他控制住了。
  “太对不起了。”他说,“我把它碰了。”
  “没关系。”主人又一次表示这无所谓。
  从主人家出来,女儿问:“爸,是你碰的吗?”
  “……我离得最近。”爸爸说。
  “可你没碰!那会儿我刚巧在瞧你玻璃上的影儿。你一动也没动。”
  爸爸笑了:“那你说怎么办?”
    “暖瓶是自己倒的!地板不平。李叔叔放下时就晃,晃来晃去就倒了。爸,你为啥说是你……”
  “这,你李叔叔怎么能看见?”
  “可以告诉他呀。”
  “不行啊,孩子。”爸爸说,“还是说我碰的听起来更顺溜些。有时候,你简直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你说的越是真的,也越像假的,越让人不能相信。”
  女儿沉默了许久:
    “只能这样吗?”
    “只好这样。”

       内容与形式

    内容决定形式,这是天下人都知道的大白话。
    2009年3月,和文友朱占强,白文领一起修改文领兄刚杀青的小小说《家庭会议》、《义士》。《家庭会议》浑然无成,内容,形式,语言都很和谐,形式上虽借鉴了一点奎山兄的《红绣鞋》,但内容上是完全创新的。我们只作了一些字词上的润色就很快通过。麻烦一点的是《义士》。《义士》中义士马三良为太子皇帝死了两回,小说有了两只眼,再加一句“天下百姓祭者如云”,有了第三只眼,但还是感觉不甚满意。不甚到位。为什么呢?感觉就是内容与形式,甚至语言还不能完全和谐统一。还没有“浑然天成”的“状态”。这可能是小说本身的多义性造成的,也可能是我们的思维产生了盲点,惰性和麻木,但总的感觉形式是内容的一部分,虽然是内容决定形式,但形式有时也反过来作用于内容。义士皇帝百姓的言行都很荒诞,这是中国的一种现实。也许荒诞的内容只有在荒诞的形式中才能找到一箭穿心入木三分震撼心灵的最佳表现手段吧。    内容找到了形式,如大江东去,一发而不可收也。汽车最好的形式是陆地,航母最好的形式是海洋。飞机最好的形式是天空,飞船最好的形式是太空,星球最好的形式是轨道。张飞最好的形式是长矛,关羽最好的形式是大刀,孙悟空最好的形式是金箍棒。亦鹰击长空,鱼翔浅底,海为龙世界,云为鹤家乡也。故内容与形式,像大脑与四肢的结合,像神射手与**合,是“人”字的相互支撑与互补,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形式是中性的,在应用之前是无目的的。形式是实现内容的途径。盖形式是内容的道路和翅膀,内容是形式的发动机和灵魂。形式是内容的一部分,是它的延伸,放大和提升。是内容自我实现的最好选择。再饶舌一点说,是你意中的她和她意中的你突然在一天邂逅相逢,是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爤栅处。
    内容与形式的辨证关系,在爱因斯坦的质能方程即原子弹公式(E=mc2)中亦能找到答案。质能方程的通俗解释是:相信任何物质在通常情况下都饱有很大的能量,只是没有找到向外释放能量的途径。而在文学中,内容就是能量,形式就是途径。如一个核桃的核仁与外壳。水的爆炸是决堤,火的形式之一是星火燎原。由此可见,内容与形式是一体的,文理是一体的,人生宇宙的一切都是一体的,因此也都是可以贯通的。
    从一切艺术上说,是内容决定形式。组织是人才的聚集形式,组织作为形式是內容的一部分,但反过来也会作用于内容,使之得到拓展与提升。如人是内容,衣饰是形式,衣饰是人的一种形式,但反过来也会作用于人这个内容。因此它们是各自独立的,更是浑然一体的。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原子弹与小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