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虎 发表于 2017-11-22 17:08:28

《卧虎序跋》选:陈玉兰《秦家戏班》序

本帖最后由 卧虎 于 2017-11-23 10:12 编辑



      说“陈玉兰精神”

关于玉兰的创作,著名理论家评论家刘海涛教授、顾建新教授已分别有了深邃透彻的评述,我再于此论说,就有些多余。文的终极是人,文格即人格,个性即风格,那我就说说玉兰的人,具体说,也就是说说全国小小说高级研修班的“陈玉兰精神”。全国小小说高研班,是我创意,在百花园杂志社的大力支持下创办的,旨在培养作家梯次队伍,为小小说事业铆足后劲。因为小小说事业兴旺一靠作家作品,二靠读者市场,三靠组织引导,三者相辅相成,如同前进中的三驾马车,缺一不可。首届54名学员,报我名下的有16人,其中白文领,徐建英、陈玉兰分别以骄人的实力被评为2012年、2013年“全国小小说十大新锐”之一。而至今六届的451名学员中,玉兰是唯一连续六届参加高研班的学员。论实力,前三届她已出师了,但她没有走,没有满足,而是在刘海涛教授、顾建新教授细致的辅导下不断攀登创作的新高。而在高研班,她又在不觉中成为一种创作的引领,一面精神的旗帜。玉兰是河北保定人,是小小说名家赵新的学生。她不以此自耀,而是以此自励。好几次小小说的重要活动,她本可以参加的,但都没有来。问赵新先生,他说:“玉兰近几年有病,不能出远门,在医院打着吊针也不忘写,家人劝,只是表面上听,护士说,半夜来灵感了,为不影响病友休息,她常打着手电筒写。”我听了,急(学员中有人病重了),当即给玉兰打电话,不想她在电话那端笑哈哈地说:“我留意着血压呢,为了小小说,我也会保重好自己,你一百个放心吧,我记着你的希望和约定!”所谓的希望和约定,是我发现学员中玉兰是个创作上异常坚定和执着的人。人一之,她百之千之,人晨起,她日夜风雨兼程。这是种能成大事的品质与异秉。世界上能征服山巅的动物有两种:前者是天才的鹰,后者是勤奋的蜗牛,而这两种素质她却兼而有之。坦率说,卧虎是个擅长把小事做大的人,而玉兰这种异乎寻常的执着,也使我相信她会把小小说做成自己的大事业。于是,我就在教学区的互动短信中对她说:三年中,你写出三百篇来,精选出百余篇出书,我和刘海涛教授、顾建新教授为你序评。她说真的吗?我说真的。上世纪末我请张海迪为身残志坚的农民书法家姫明作序,他不信,结果,不但海迪姐作了序、起了书名,邓朴方先生还指示下属的华夏出版社为他免费出版了精装的硬笔书法集。说过,当天我就把附有我后记的姫明硬笔书法集《生命的火花》寄给了她。结果,不到三年,写过长篇小说,厚积薄发,异常勤奋的玉兰创作了460多篇小小说,发表280多篇,获国家和省市奖项20多个,并以骄人的成绩入选“2013年全国小小说十大新锐”,在小小说高研班引起强烈反响,受到业界的称赞与好评。这篇小序,我先后三易其名: 《河北有个陈玉兰》、《陈玉兰的春天》、《说“陈玉兰精神”》。它体现了我对玉兰创作精神的尊重,更体现了我对她文品与人品的尊重。可以说,不倦的奋斗精神是她丰收和永葆创作青春的保证,而文品与人品的统一,思想与人格的不断升华,则是她不断产生好作品的法宝和制高点。在此再次与玉兰相约,希望她的书自此一本一本地出下去,我们的序也一篇一篇地写下去。这些书不仅会是她创作的见证,是全国小小说高级研修班的一个系列成果,更会成为中国小小说教育史、发展史上的一个鲜活的案例和见证而留存在不久的将来必将落成的世界小小说博物馆的展厅里。我坚信:这本书只是玉兰的一个春天,或者说是她系列小小说创作的一个序曲或宣言,一个个更热烈的夏、更丰硕的秋、更厚重的冬正在前方等待着她,她不仅仅是河北小小说的骄傲,更会成为中国小小说的一种骄傲!
2014-9-30
-------------------------------------------------------------------
附录目录
附1:陈玉兰获“2013年度小小说十大新锐”颁奖词附2:陈玉兰代表作五题附3:卧虎:陈玉兰28题附4:陈玉兰的博客附5:陈玉兰图片两张
-------------------------------------------------------------------
附1:陈玉兰获“2013年度小小说十大新锐”颁奖词

         一年间创作小小说150多篇,发表60多篇,这对一个写过长篇小说的作家而言也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她的《龙虎斗》、《相思镇》以平实老到的笔触将万丈波澜浓缩于方寸之间,具有中长篇的含量。她对小小说的认识也深入浅出,令人振聋发聩:生活本来就是这样,小小说只是集中了、凝练了、放大了、升华了生活中的一个个令人震撼的片断。
附2:陈玉兰代表作五题

陈玉兰:龙虎斗
民国初期,保定府直隶督军曹锟六十大寿, 传令:全城各戏班比试,得头名者进宅唱堂会。一时间,各路英雄风起云涌,杀得天浑地暗,最后,剩秦、袁两家决一雌雄。总督府门前有两支大旗杆,直插云霄,一旗飘着国民党青天白日旗,一旗飘着总督府五色督军条旗。据传,旗杆从无人敢攀,旗杆顶只有侠盗燕子李三常去栖息,曹锟手下传令:两班主徒手攀大旗杆,谁先到顶,扯起大旗为赢。秦班主心里掂量着,那五色督军条旗,曹锟视为命根子,昭示自己的权利、气势,如神位般供奉,现正竞选大总统,动其大旗,岂有好果子吃?便犹豫迟迟未动。袁班主一旁讥笑:戏班四五十人的饭口不管?秦班主咬牙跺脚, 心一狠,揣上脑袋拼条活路。两人各立了生死状,搓两阄,一为青天白日旗,一为五色督军条旗,抓哪阄,攀哪旗。秦班主记不得念了多少遍阿弥陀佛,闭眼一抓,战战兢兢半天才敢打开,竟是青天白日旗,心里一阵窃喜,苍天有眼,佑我不死,平时连树都不敢上的秦班主,竟不知哪来的邪劲,“噌噌噌”如猴子般蹿到旗杆顶。低头一看,袁班主并没有动静,站在旗杆下,杨杨手,高喊一声,后会有期,掉头便走,离了古城门,扬长而去。秦班主赢了这场比武,得了重金,自然成了曹锟府的常客。自此,眼睛长到脑袋顶,一般人眼里夹都不夹 ,话音自是鼻子里哼出。但他每每想起袁班主,便觉愧对。一日,一个年轻人来到秦家班,叫板秦班主。秦班主见他人高马大,膀阔腰圆,好一副人才,似曾相识,便有几分喜欢。秦班主不曾理他,任他叫骂。不曾想,年轻人拿秦班主对他的迁就,当软弱可欺,竟放出话来,缩进乌龟壳不出来,徒有其名,怕了不成?秦班主当下血冲脑门,撕旗迎战。全城人闻此消息,把二人围得里三层外三层。据说,保定军校傅作义将军也在人群中。但见秦班主一身夜行装束,裹了腿脚;乌黑平头,透着干净利索;头顶十八只青花瓷碗,最上面一只盛满了水,把二胡立于腰间,拉满弓弦,开弓有声,如万马奔腾,似瀑布飞溅,气势滂沱,头顶碗中的水一滴未溢,功夫了得!年轻人嘴角泛起一抹笑。轻轻拉动手中二胡,如诉如泣,竟是瞎子阿炳的《二泉映月》。但见年轻人席地而坐,挽起裤腿,脱掉鞋子,一只脚夹起胡弦,一只脚夹紧弓子,双脚拉起二胡,弓弦和一,上下翻动,或高或低,或张或驰。秦班主见他技艺十分娴熟,心说这人倒有些本事,又见年轻人双手撑地,双脚离地,头朝下拿起大顶,却仍用双脚把二胡拉得山响。秦班主似觉一股杀气逼来,连打几个冷战。忽见年轻人仍用双手撑地,双脚拉着二胡,稳稳绕场一周,二胡声越发悠扬嘹亮。这就是惊天地泣鬼神的江湖神仙脚!寂静中一声惊呼,雷鸣般掌声刺破青天,铜板如冰雹飞向年轻人。秦班主猛见年轻人脚心一朵紫梅花,分外刺眼,忽地想起,袁班主脚心与此一模一样,那句“后会有期”,霎时如雷贯耳,只觉内心如翻江倒海一般。年轻人走到秦班主跟前说,得饶人处且饶人,当年我爹是有名的“猴爬杆”,而且,曹锟已私下应允我爹唱堂会,所抓两阄都为青天白日旗,曹锟意在激起各戏班互斗,为他大寿烘托气氛。我爹不忍,解散戏班,后奔延安抗日剧团,在战斗中牺牲。今儿,我特来为父明志。说着把整整一口袋铜子递给了秦班主。秦班主羞愧泪流:年轻人,请留步,我有话请教。那年,一九四九年,阳光分外灿烂,两戏班合二为一,就是古城剧团前身。
【卧虎点评】万丈波澜浓缩于方寸之间
      情节一波三折,翻三番。先求平正,后求险绝,而后复归平正之法。亦绚烂的是花,朴素的是果。平实老到的将万丈波澜浓缩于方寸之间,中短篇的含量。

       陈玉兰:母亲

母亲与父亲一次面也没有见过,就被姥爷五花大绑押进了父亲的家门。当时年方二八的母亲是村里出了名的俊女,已有了心上人,是同村的“放牛娃”,母亲宁死不同意这门亲事。姥爷是至高无上的家长式老古板,对于母亲的反抗,实行了“牛不喝水强按头”的方式逼母亲就范。也许实属无奈,因父亲答应给姥爷五块大洋,姥爷急着给舅舅娶媳妇。父亲与母亲实在不般配,母亲高挑的个头,走路身子挺得直直的,如她的人品一样端正。父亲与母亲一个属相,整整大一轮。父亲年龄大些尚可,可身高偏偏比母亲矮半头。父亲与母亲走在一起,像一个小屁孩儿跟在大人身后屁颠屁颠地跑着。
       据说母亲进了父亲家门,根本不让父亲沾身。父亲倒也不吭气,乖乖地打地铺。有人问他,整夜睡地上不怕着凉?父亲乐呵呵地伸伸腰说:没事,傻小子睡凉炕,全凭火力壮。
       母亲整天挂嘴边只一句话:你毁了我一辈子,我要跟你离婚。母亲每说这句话时,都会用手指着父亲的鼻尖,咬牙切齿地发狠,好像要把父亲撕巴撕巴炖着吃了才解气。这时,父亲并不恼火,而是像一只做错事的小狗,蔫头耷脑龟缩身子,知趣地躲一边面壁反省去了。
       母亲这句话说了两年多的时候,有了第一个孩子,而且是儿子。父亲的欢喜自不必说,一拍屁股转了三圈,咦,我当爹了。当把屁股拍疼了才想起给母亲沏碗红糖水喝。父亲一下给母亲煮了五十个鸡蛋,一个一个给母亲剥了,白嫩光滑颤动着,掰一小块放到嘴边吹吹,送到躺在床上满身疲惫、满脸淌汗的母亲嘴边说:张嘴,吃吧,补补身子。
母亲倒高兴不起来,只皱着眉头唉声叹气。
       那年《小二黑结婚》的戏正流行。母亲的“放牛娃”在她被逼嫁时,一气之下跑出去当了八路军的排长,风风光光回来找她。
       母亲流着泪端详着自己的儿子,还不到百天,躺在床上,踢蹬着小手小脚,瞅着母亲咧嘴笑得甜甜的。排长摸摸他的下巴,他竟然“咯咯”地笑出声来。母亲明白把儿子抱走会要了父亲的命。
       把儿子留下,会要了儿子的命。母亲抽泣着对排长说:我不能用两条人命换我的幸福。与排长依依惜别。
       那晚,母亲与父亲无缘无故大吵大闹,搅得地动天惊。父亲莫名其妙不知所措,只蹲在炕沿低头抽闷烟。父亲听见母亲翻来覆去就那一句话:我前世欠你的,老天惩罚我来还你的债,你毁了我一辈子,我要跟你离婚。当然,母亲用手指着父亲鼻尖数落这个动作是少不了的。
       母亲嘴里唠叨着这句话,给父亲生了五个孩子,而且一茬儿都是儿子。老人们讲,生儿子是男人喜欢自己的女人,孩子就随男性。这句话有没有参考价值不知道,反正父亲特别疼爱母亲。
       困难时期,父亲拉煤车,即把煤厂的煤渣给人送到家里。家里五只虎嗷嗷待哺,靠父亲一个人养活,父亲早早累弯了腰。母亲从来不吃干的只喝稀粥。母亲给五只虎每天两顿饭,山药面、高粱面、荞麦面掺和着改着花样做着吃,逢年过节,才用玉米面改善生活,白面全部给了父亲吃。
       母亲养了五只下蛋的老母鸡,每天必定给父亲煮五个鸡蛋。母亲一边给父亲剥鸡蛋壳,嘴里一边数落:吃饱了,身子骨才结实,才有劲拉车,一家子人靠你养活呢。唉,我怎么跟了你,你毁了我一辈子,我要跟你离婚。每当这时,父亲就会咧嘴憨笑,仿佛母亲夸他一般。
       每年的麦收时节,母亲便趁着夜黑偷偷到城外的农村捡麦穗,回来用碾子碾成白面,给父亲烙白面饼。烙饼卷鸡蛋,是父亲最爱吃的。五个孩子馋得直流哈喇子,吵着向母亲要,可母亲只能让他们享受用白面皮裹了山药面烙的两面饼,鸡蛋也是掺了许多葱花摊成的。
       今年春节,母亲感觉身体一天不如一天,竟晕倒了。当母亲醒来,发觉自己躺在医院的床上,父亲坐在床边的陪床椅上,正紧张地攥住她的手难过得发抖。
       太阳暖暖地正向天边垂落,父亲的脸像涂了油彩,被映得红润光鲜。母亲这才发现父亲已是九十岁的高龄了,眼睛便湿润起来,轻声问父亲:你说如果有来生,咱俩还能做夫妻吗?
       父亲愣了半天,才展开满脸的核桃纹,神秘笑笑:不一定喽,如果下辈子我托生个有钱人,就去找你,让你好好地跟我享清福。如果还是这么穷,我就帮你找一个有钱的人家。我呢,就在你家附近,远远地看着你,只要你过得好,我就放心了。
       母亲不解地问道:你在我家附近干什么?
       父亲认真地说:不干什么,就、就是想当那个排长。
       母亲一下子愣住了,眼前这个男人,明明知道自己心中只依恋着那位排长,却默默爱了自己一生!母亲眼泪如泉涌般汩汩涌出说:咱俩来生还做夫妻,好吗?
       母亲第一次把父亲紧紧搂在怀里。

【卧虎点评】中国家庭的一种真实写照
一波三折的翻三番写法,但不刻意传奇,反而创新。看似信笔直录,实则曲线多义,于无声处听惊雷。学孙方友者不少,自成面目者少。何也?只一味模仿,不融入自我的生搬硬套只有死路一条。大树下面好乘凉,一直乘下去,只会是小树。齐白石曰:学我者生,似我者死。京剧大师郝寿臣亦告诫弟子:把我捏碎了成你,不要把你捏碎了成我。玉兰能举一反三,故了悟此道。《母亲》的新,在“母亲”日久生情的婚姻是亿万个善良的中国家庭的真实写照,而这种深刻的悲喜剧----天天发生在身边的故事,多少年来,又往往因人们习以为常的麻木而被普遍忽略了。想一想,更多已麻木成生活常态的东西未被人们“发现”的仍有很多,且几何状地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无休止地生长。故而,罗丹说:生活不缺少美,而是我们缺少发现美的眼睛。能在别人司空见惯的东西中发现美,才有望成为大师。眨一眨疲惫的眼睛,放松一下麻木的神经,不少精彩的发现也会从你的笔端溢出。
陈玉兰:柳神医
    民国年间,古城保定城北,有一游医,姓柳,三十多岁年纪,无祖业可守,租了一户人家居住,整日摇一串铃沿街吆喝,能治百病。给人瞧个头疼脑热,勉强糊口。
    那晚,柳医生喝了两杯酒,身子有些困倦,睡榻上早早躺下歇息了。忽被一阵敲门声惊醒,便掀开被子,坐起来,双脚在炕沿下搜搜索索找鞋子。他趿拉着鞋摸黑在桌上找到洋火,“嚓”地划亮,点燃蜡烛,门外传来急急得求诊,他答应着,让人先走,自己随后赶到。
    他既兴奋又胆怯,兴奋是终于有了生意,胆怯是今夜要出诊,虽诊费高,却怕遇到劫贼。
    他穿好衣服,看看表,已是午夜两点。求医者名叫耿汉,来人是他的妻子,说是昨日丢了毛驴,因毛驴是他的命根子,一家人全靠它拉活挣钱养活,急赤白咧找了整日未见,连气带急,又饥又累,昏厥过去。
    柳医生打开门向驴棚跑过去,见驴卧在地上迷离着眼打盹,拍拍它的屁股说:好吃懒做的家伙,走,跟我出诊去。
    他给驴套上车子,从后门牵出,坐了进去,挥动小鞭,嘴里喊一声:嘚……驾。毛驴颠颠跑起来,没跑两步,感觉身上好像少了些什么,前后摸摸,呀,着急忙慌忘带医药箱。不觉自嘲笑笑:上战场战士不带枪,干啥?遂勒住驴羁,下得身来,把毛驴拴在路边一棵小杨树上,回屋去取。
    微弱的月光下,冷冷清清,街上静悄悄无一人。他回来走到毛驴跟前,大吃一惊,车子竟没了,只剩下毛驴自顾自地向前走着。他一把拽住驴笼头,四下里紧瞧,月光下影影绰绰一个幽灵出现,惊吓得起了浑身鸡皮疙瘩,大小便险些失禁,再定眼细瞧,是个人,用麻袋片蒙住脑袋,上面抠了两个窟窿,露着两只眼睛,很瘦小,用嘶哑的声音说:把驴给我放下。
    他心猛地抽搐,心里暗暗叫苦,遇到劫贼了。他舍不得那驴,跟了自己七八年,汤里火里滚过,有一次还把他从雪地的深坑里救出来,胜似兄弟。他搜遍全身只不过几吊钱,双手奉上,对贼说:这些钱给你,放过驴如何?
    贼手里拿着鞭子,也许是赶牲口用的,但现在成了袭人的兵器,恶狠狠地说:把驴给我放下。
    他想“打道回府”躲灾,恐误了病人性命,吃的酒一股一股在胃里翻腾,把脸冲得通红,给他壮了几分胆,高声叫道:你这没人性的家伙,混血种类的畜牲,想打劫不成?
    那贼并不惧怕,忽地咆哮:谁稀罕你俩破钱,把驴给我放下。
    柳医生知道碰上硬茬儿,手便小心翼翼伸进医药箱里,因里面有一支手枪。
    他把手枪对着贼的脑袋说:赶紧滚蛋,不然我绑了你送警局。说着,做了一个扣动扳机的动作。
    那贼身子颤抖了一下,似乎仍舍不得那驴说:把驴给我放下。
    他**顶了顶贼的脑袋,冷冷重复:立刻在我眼前消失。
    那贼身子飒飒的抖,抖着声道;驴是我的,我要摸黑赶大早到很远的集市上卖驴。
    他厉声喝道:再不走我真开枪了。
    那贼极不情愿的、又无可奈何地消失在黑暗中,他并不追赶。
    他把手枪收起,不再放回医药箱里,而是攥在手上,枪是他上一次深夜遭劫后准备的,是木制的。
    他骑上光秃秃的毛驴,虽然把屁股硌得生疼,但有种回归凯旋门的神圣。
    他来到城南耿汉的家里,其妻早已在门外等候,进得屋来,只见耿汉双手捂紧肚子,满炕打滚,嘴里喊着:疼啊,疼。
    他给耿汉号脉,觉无啥大碍说:病势不要紧的。围着耿汉肚脐眼周围行了几针,又让耿汉喝了些热水。一会儿,耿汉放了几个响屁,咧嘴笑道:不疼了,出岔儿气了。
    这时,东方已渐渐发大光明了,他环视一周耿汉家家徒四壁,连坐的地界儿都没有,只好坐在破炕席上说:今夜我碰到偷驴贼了。说着把头连摇几摇又说:被我赶跑了。
    耿汉夫妇自是惊奇不已,给了双份诊费,算是酬劳。
    他拒绝道:穷帮穷,算我捐钱帮你再买头驴吧。
    耿汉夫妇自是感激涕零把他送出门来,但见院里那头驴,立刻像两只呆鹅,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
    那驴倒像认得耿汉夫妇“呜哇呜哇”直脖叫唤,像遇到亲人般撒欢。
    耿汉媳妇结结巴巴说:好造化,这不是咱家丢的那头驴吗!夫妇俩立刻扑了上去。
    他十分惊奇走近细瞧那驴,确实不是自家的,耳朵短,尾巴长,牙口壮。那自家的驴呢?他顾不得与耿汉夫妇道别,一溜儿疾步到了自家门前,只见自家那驴仍在门前小杨树拴着,晃动着尾巴,打着喷嚏,悠闲地低头吃草,车子还在驴屁股后面套着。
    耿汉找了裁缝,镶金边走金线做了一面锦旗,上写八个大字:医世救人,起死回“牲”。
    从此,柳神医,一夜扬名,传遍古城,生意甚是红火。

   【卧虎点评】浑然天成

    全国小小说高研班里三年磨一剑。写到此,玉兰开始成“精”了。
    《柳神医》全篇老到从容,浑然天成。从语言的诙谐,取材的传奇,起承转合的圆润,到立意上的翻三番,都颇得孙方友《陈州笔记》之神髓,大不易。
    方友兄西去后,小小说的陈州,男作家有文友宋志军接旗,女作家有隔世知音陈玉兰再传神韵,为方友兄一幸,为小小说一幸。
陈玉兰:幽默二题
短信十则

       某高研班以短信互动形式进行教学。今天辅导老师(以下简称师)与学生(以下简称生)讨论的题目是《关于文学创作的对话》。
       生:老师,您领过文学奖吗?
       师:领奖的台上没有我,有我的台上没有奖。
       生:怎样使小说写出新意?
       师:小三是个外星人。
       生:什么叫情节曲折?
       师:范儿爷(女)恋爱100次,认干爹80个,试婚60次,同性恋40个,闪婚20次,坠胎10次,现在还光棍一人,没有走入婚姻的殿堂。
       生:什么叫百折不饶,终成正果?
       师:写了1001 篇投稿不中。别气馁,坚持《一千零一夜》,第1002篇准发表。
       生:发表作品有什么捷径可走?   师:这个问题男女有别。男:关系最重要,水平作参考;女:要想“会”,跟着“师傅”睡。
       生:什么叫小说的意外结局?
       师:昨天,有一女大学生在公交车上挤流了产,司机无奈替她付了手术费。第二天,公交车被女大学生挤爆了。
       生:什么叫小说的蓄意谋篇?
       师:先于她娘搞婚外恋,领进家去搞定她女儿。
       生:作者如何快速出名?
       师:先用一个假名猛批自己的作品,再用一个名字进行反驳。出名的妙招:双簧戏!
       生:什么是小说的共性与个性?
       师:比如情妇。共性:放在酒桌上都叫浑段子,黄笑话;个性:国家作协的笔下叫保健医生;省作协的笔下叫私人秘书;市作协的笔下叫情妇;县作协的笔下叫相好;一般写手的笔下叫姘头;老百姓口中叫搞破鞋。
       生:什么叫抖转式结尾?
       师:您正在参加漫游通短信活动,业务费用全免,还可以中大奖。感谢您的支持——10658000
名人培训班

       我从小就很想出名,这个愿望越来越强烈,于是我报名参加了“名人培训班”,老师给我们上的第一堂课就是如何用第一人称的写法写东西,课堂结束时,又出了个题目《艳遇》,要求用“我”叙述。      
       我就杜撰了一个故事:我春节前在火车站排队买票,整整一晚上没睡,刚刚买到手,转身发现一个学生模样的女孩子,在那里抹泪说,大哥你能把票让给我吗,学校宿舍晚上只剩我一人害怕。看她可怜楚楚的,就动了恻隐之心,把票给了她。因她与我顺路,把她送回学校,她约我到她宿舍看看,我盛情难却就跟了进去,谁知她把衣服脱下来,大声喊人说我要非礼她,学校保卫把我扭到派出所,我浑身是嘴无法说清,最后给了她三千元完事。
       我交了作业,老师夸我写得很好,并要求同学们向我学习,引以为戒。
       我下班回到家里,发现母亲、丈母娘、老婆全在家里,一个个脸如纸刷了糨糊,绷得紧紧的。我的母亲上来就给我一把掌说,好儿子,你干的“好”事。丈母娘火上加油说,看你这么老实巴交的人,也花心啊。老婆更是一把鼻涕一把泪说,今天我把二老找来,咱们掰扯清楚,我那点对不住你,干这等“花心”事,我要与你离婚。
       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问:咋的了?
       老婆说,地球人都知道,你上报纸了。说着把一份报纸狠狠摔给我,我接过一看,我的《艳遇》被老师推荐到晚报《警示》栏目。
       这一次,我是真的出名了,很快就闻名大江南北。
【卧虎点评】 幽默的灵魂是智慧

       《短信十则》形式独特,言简意丰,形式与内容的一次高度和谐。
       《名人培训班》以悖论式结局反讽生活的荒诞,给人以含泪的笑。
       幽默的灵魂是智慧,智慧的灵魂是思想。

附3:卧虎:陈玉兰28题http://blog.sina.com.cn/s/blog_6153f2f80102e9oo.html

附4:陈玉兰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216692170
附5:陈玉兰图片两张
http://www.xxsmedia.com/data/attachment/forum/201605/15/160049y79b939sg3yg9ml4.jpg
前排右2为陈玉兰


办公室留影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卧虎序跋》选:陈玉兰《秦家戏班》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