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玉兰 发表于 2017-11-30 17:19:22

关于司玉笙老师给十二期学员上大课的通知

         关于司玉笙老师给十二期学员上大课的通知
   根据教学安排,高研班十二期学员将于2017年12月23日(星期六)晚7:30—9:30在小小说高研班学习群( QQ:640738512)授课。   
   主讲人:司玉笙老师
   听课人:小小说高研班十二期全体学员。   讲评内容:小小说写作基础知识,对学员作业进行点评。
   请同学们把作业在学员作业区《通知》后面跟贴,每人只限跟贴一篇,时间从即日起到12月18日止。
   请同学们务必认真完成作业,尤其注重作品质量,择优推荐《百花园》及其它刊物。
   不要在此处跟帖作业,请到学员作业区《通知》后面跟帖。
                                               小小说创作函授辅导中心教务处                                    2017年11月30日

张昧林 发表于 2017-12-1 09:18:54

放羊娃教授         
十三期学员:张昧林
哥、
哎、
我不念书哩,
为啥?       
我跟同桌打架,
为啥打架?
同桌骂你
同桌骂我
是、不是、是骂我
到底怎么回事?
同桌骂、哥你是放羊的
就这?
就这
哥就是放羊的
你……
听了哥的回答,弟弟更加生气,使劲从脖子肩膀上摘下书包,重重的往院子里的石桌桌上一扔,摔的书包里的书铅笔盒发出啪的一声闷响,然后,一屁股坐在石桌桌旁的石墩子上,
当哥的坐在石桌旁的石墩子上,手里捏的块破碗片儿,正在一根新安的放羊铲棍儿上,来来回回、吱吱咕咕的往光溜儿打磨哩,心想:屁大个事,就跟同桌打架, 背书包往家跑,受不了一点点委屈,火爆脾气,当哥的把手里的吃饭的家伙什,放在石桌桌上,起身去拉弟弟。二的、多大个事,不就跟同学打个架,哥送你到学校念书去,
不去,
跟同桌打个架,你就不去念书哩?
我跟老师也吵架了
为啥跟老师也吵架
甚的老师,俩人打架,单罚我一个人到教室外站的,还说同桌没错、说哥你是放羊的,
二的,老师没有说错,哥就是放羊的?
你……你窝囊,弟弟气坏了:
老师偏心,明摆的巴结同桌当干部的爹、欺侮咱爹死的早,妈瘫在炕上下不了地,放羊的怎?吃他的来,是喝他的来。弟弟甩开哥的手,坐在石墩子上, 鼻孔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二的,怎就不窝囊了,咱兄弟俩去学校把同学老师打一顿?当哥的看着弟弟想笑,弟弟坐在石墩子上, 狠狠瞪了当哥的一眼,
二的,赶紧背书包上学去,
不去,我不念书了
弟弟坐在石墩子上,一动不动,
二的、听话,背书包上学去:
当哥的该给人家放羊儿走了,就从石桌桌上拿起书包,去拉弟弟,
我不去,我不念书哩,弟弟扳住石桌桌不放手,当哥的没办法,心想:不了让他在家里呆一天,或许等明天那股劲儿过的,就好了
……
二的,念书去吧,第二天吃过早饭,当哥的催弟弟。
我不念书哩。弟弟头也不抬,乜斜了当哥的一眼。
当哥的感觉到了事态的严性,心里沉甸甸的,一种从未有过的失落,孤独感袭上心头。此时的当哥的,真想跑到父亲的坟头,大哭一场。
二的、各人学习成绩挺好,眼看就要考高中了,因为个甚,就不念书哩,值不值?况且,你十四、五的小娃娃,不念书回家干啥?咱爹死的早,咱妈瘫在炕上,哥没念下书,爹临死前拉着你的手,把你托给我,嘱咐我,討吃要饭都要供你念书,把你培养成人,可你……
当哥的是苦口婆心,当哥的说到伤心处,尤其是想起他压在箱底十多年,那破碎的梦,高中推荐书,当哥的那真是声泪俱下,然而,不抵事,当弟弟的王八吃称砣、铁了心哩,发狠话:放羊儿,掏茅坑、担茅粪,干啥脏活累活都行,就是不去念书。当哥的听了弟弟的狠话若有所思,擦擦眼泪,放羊儿走了。
……
二的,你不念书在家儿,也不能闲的,今天把咱家茅坑里的茅粪,担到南坡顶的地里去吧,扁担茅桶茅勺儿,哥都给你准备好了,南坡坡陡,担上俩半桶茅粪走,小心滑到……第三天,当哥的安排弟弟担茅粪。
担茅粪、就担茅粪,反正我不念书了,弟弟满不在乎,担茅粪去了。
……
教授:到家了,
司机停好车,教授从小骄车里下来,回到了现实,站在老家门口那棵枝繁叶茂的大槐树下,仰望老家大门对面南梁陡坡上,改变了他一生命运的,那条弯弯曲曲的羊肠小径,三十年前的担粪路,仿佛看到了当年担着一担茅粪,爬到半山坡拐弯处滑到,灌了一身茅粪,蹲在南梁半坡儿,哭的一塌湖涂的自己……
教授感慨万千,热泪盈眶,快步向自家院里走去,急急忙忙去见小时候他相依为命,长兄为父,父爱如山的放羊的哥。

张昧林 发表于 2017-12-1 09:38:46

放羊娃教授         
……张昧林
哥、
哎、
我不念书哩,
为啥?       
我跟同桌打架,
为啥打架?
同桌骂你
同桌骂我
是、不是、是骂我
到底怎么回事?
同桌骂、哥你是放羊的
就这?
就这
哥就是放羊的
你……
听了哥的回答,弟弟更加生气,使劲从脖子肩膀上摘下书包,重重的往院子里的石桌桌上一扔,摔的书包里的书铅笔盒发出啪的一声闷响,然后,一屁股坐在石桌桌旁的石墩子上,
当哥的坐在石桌旁的石墩子上,手里捏的块破碗片儿,正在一根新安的放羊铲棍儿上,来来回回、吱吱咕咕的往光溜儿打磨哩,心想:屁大个事,就跟同桌打架, 背书包往家跑,受不了一点点委屈,火爆脾气,当哥的把手里的吃饭的家伙什,放在石桌桌上,起身去拉弟弟。二的、多大个事,不就跟同学打个架,哥送你到学校念书去,
不去,
跟同桌打个架,你就不去念书哩?
我跟老师也吵架了
为啥跟老师也吵架
甚的老师,俩人打架,单罚我一个人到教室外站的,还说同桌没错、说哥你是放羊的,
二的,老师没有说错,哥就是放羊的?
你……你窝囊,弟弟气坏了:
老师偏心,明摆的巴结同桌当干部的爹、欺侮咱爹死的早,妈瘫在炕上下不了地,放羊的怎?吃他的来,是喝他的来。弟弟甩开哥的手,坐在石墩子上, 鼻孔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二的,怎就不窝囊了,咱兄弟俩去学校把同学老师打一顿?当哥的看着弟弟想笑,弟弟坐在石墩子上, 狠狠瞪了当哥的一眼,
二的,赶紧背书包上学去,
不去,我不念书了
弟弟坐在石墩子上,一动不动,
二的、听话,背书包上学去:
当哥的该给人家放羊儿走了,就从石桌桌上拿起书包,去拉弟弟,
我不去,我不念书哩,弟弟扳住石桌桌不放手,当哥的没办法,心想:不了让他在家里呆一天,或许等明天那股劲儿过的,就好了
……
二的,念书去吧,第二天吃过早饭,当哥的催弟弟。
我不念书哩。弟弟头也不抬,乜斜了当哥的一眼。
当哥的感觉到了事态的严性,心里沉甸甸的,一种从未有过的失落,孤独感袭上心头。此时的当哥的,真想跑到父亲的坟头,大哭一场。
二的、各人学习成绩挺好,眼看就要考高中了,因为个甚,就不念书哩,值不值?况且,你十四、五的小娃娃,不念书回家干啥?咱爹死的早,咱妈瘫在炕上,哥没念下书,爹临死前拉着你的手,把你托给我,嘱咐我,討吃要饭都要供你念书,把你培养成人,可你……
当哥的是苦口婆心,当哥的说到伤心处,尤其是想起他压在箱底十多年,那破碎的梦,高中推荐书,当哥的那真是声泪俱下,然而,不抵事,当弟弟的王八吃称砣、铁了心哩,发狠话:放羊儿,掏茅坑、担茅粪,干啥脏活累活都行,就是不去念书。当哥的听了弟弟的狠话若有所思,擦擦眼泪,放羊儿走了。
……
二的,你不念书在家儿,也不能闲的,今天把咱家茅坑里的茅粪,担到南坡顶的地里去吧,扁担茅桶茅勺儿,哥都给你准备好了,南坡坡陡,担上俩半桶茅粪走,小心滑到……第三天,当哥的安排弟弟担茅粪。
担茅粪、就担茅粪,反正我不念书了,弟弟满不在乎,担茅粪去了。
……
教授:到家了,
司机停好车,教授从小骄车里下来,回到了现实,站在老家门口那棵枝繁叶茂的大槐树下,仰望老家大门对面南梁陡坡上,改变了他一生命运的,那条弯弯曲曲的羊肠小径,三十年前的担粪路,仿佛看到了当年担着一担茅粪,爬到半山坡拐弯处滑到,灌了一身茅粪,蹲在南梁半坡儿,哭的一塌湖涂的自己……
教授感慨万千,热泪盈眶,快步向自家院里走去,急急忙忙去见小时候他相依为命,长兄为父,父爱如山的放羊的哥。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关于司玉笙老师给十二期学员上大课的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