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虎 发表于 2017-12-16 16:33:23

关于素材问题和岳新敏的互动

本帖最后由 卧虎 于 2017-12-16 16:34 编辑



新敏君:
       你说自己现在对小小说的困惑就是找不到合适的素材。其实,这个困惑,从古至今一直困惑困绕着不同类型、不同时代、不同阶段的作家们。说白了,好作家只有遇到好素材,才会成功,如能工巧匠遇到好材料才能大显身手。说破了,纵然莎士比亚鲁迅们给些土坷垃石头类的素材,也照样雕不出美玉金子的光彩来。何况天才不如他们的作家们?
       因此,新锐作家们要突破、赶超天分好又成熟的作家们,最大的捷径就是在素材上突破。因为论语言的天分,形式的多样,修养的丰厚等综合素质,新锐作家们与前辈作家们竞争,犹如中小学生与大学生和成人在同一跑道上比赛一样鲜有胜机。因而,劣势中找优势,在素材上突破无疑是不二的法门。
       你的小小说创作起步虽晚,起点却高。因此,和你互动,战略(方向)是第一位的,战术(技巧)是第二位的,战斗(细节)是第三位的。
       山东是小说大省,也是小小说大省。长篇小说出过莫言张炜这样的诺贝尔文学奖、茅盾文学奖获得者,小小说出过宗利华、刘黎莹、魏永贵、修祥明、周海亮、李立泰这样的金麻雀奖获得者,小小说高研班,出过高沧海、白秋这样的佼佼者。2013年4月,因为小小说的缘分,山东省小小说学会在聊城成立时我曾到会。不知那时你是否也到会了?或者曾经见过面了?2017年在全国小小说高研班聚会,是小小说的聚会,也是山东老乡的一种聚会。当然,不久的将来,我也希望有机会出现在新敏的获奖会和作品研讨会上。你悟性高,加上勤奋,一定会前程似锦!
       你和李立泰先生同在聊城,见面时请代我问好!他在聊城火车站相送时,火车开走了人还在站台上目送我们远去的友情至今难忘。他和王奎山先生一样都是有深情的人,他们的作品亦同他们的人品一样扎实丰厚。
       有空了,欢迎你和立泰先生一起来郑州玩。我和晓燕总编,朝凡、帅哥、万功、钱峰、祥云、英献、柏林、国彪等郑州的同学们和你们一起热闹。
       附《素材专题》,仅供参考。

       祝丰收!

                  卧虎
                  2017-12-4

    -----------------------------------------

    附录目录

    素材专题(32题)
    王奎山:红绣鞋
    细节中的王奎山
    卧虎小传

    岳新敏:枣花
    岳新敏:2015年小说写作杂记
    岳新敏:惊鸿一瞥
    岳新敏的博客
    张军:李立泰的小小说
    山东省小小说学会成立

    -----------------------------------------


   

    素材专题(32题)

    如何获取小小说素材(7题)
    http://www.xxsmedia.com/thread-3864-1-1.html
    关于素材与选材(12题)
    http://www.xxsmedia.com/forum.ph ... e=1&extra=#pid39158
    在素材上突破(13题)
    http://www.xxsmedia.com/thread-5364-1-1.html




      王奎山:红绣鞋

       一大早,七婶就起来了。今天是麦苗出嫁的日子。今天是腊月二十四,是麦苗出嫁的日子。她想简单地弄点饭吃吃,就到黄瓜园贵他姑家去。她想躲过这一天,免得自己看到麦苗出嫁伤心,也免得麦苗难受。
       刚刚做好饭,麦苗就一头撞了进来。麦苗进了屋冲她叫了一声“婶”,就到西间里去了。
       她没有往西间里去。平日她就不常往西间里去。那是贵住的房间,贵参军前就住在西间里。
       过了一会儿,麦苗从西间里出来了。七婶抬眼看了一下麦苗,见麦苗脸上竟是出奇的平静。她知道麦苗是个挺有主见的闺女,就放心了。
       麦苗说:“婶,做饭了没?”
       七婶说:“做了,刚做好。”
       麦苗说:“婶,我来晚了?”
       七婶说:“看你说的。今儿个是啥日子!”
       麦苗麻利地将平日吃饭的小方桌用抹布擦净了,又在桌边放一把小靠椅,就拉七婶往上坐。
       七婶明白麦苗的意思了。七婶明白麦苗的意思以后,无论如何也不肯往上岗子上坐。
       七婶说:“苗儿,你看你。”
       麦苗说:“婶,你上坐,你上坐。”
       七婶说:“这妮子,你看你。”
       麦苗说:“婶你上坐,我有话说。”
       七婶说:“这妮子,哪能那样哩,不兴不兴。”
       到底没有麦苗的力气大,被麦苗连推带拉按到了小靠椅上。
       七婶说:“屋里有爹有娘的,那可不兴。”
       麦苗不答话,麻利地抹了一只碗,盛了一碗红薯稀饭,又拿了一个馍,一双筷,小心地来到七婶面前,庄重地跪下。
       七婶仰起头,闭上了眼,眼泪却止不住地淌了下来。
       麦苗说:“娘,吃饭吧!
       麦苗说:“麦苗今儿个就要走了,再给娘端一碗饭。”
       麦苗说:“往后,娘再想吃麦苗端的饭,就难了。”
       七婶只好睁开眼,将饭接过来,放到桌子上。抬眼去看麦苗时,见麦苗早已哭成了泪人儿。两个人遂抱在一起,畅畅快快地哭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七婶首先止了哭,又扳起麦苗的头,用手给她擦脸上的泪。
       七婶说:“苗儿,今儿个是你的喜日子,高高兴兴地走。”
       七婶说:“啥也不怨,怨俺贵没福。”
       停了一下,又自言自语地说:“一个团一千多号人,人家都平安回来了,偏你……”说着说着就提高了声音:“人家都知道有爹有娘有老有小你个龟孙啥都不知道哇我的傻儿我的憨乖乖……”
       又大声哭了起来。
       麦苗也跟着哀哀地哭。
       隐隐约约地,远处传来了欢快的音乐声。七婶止了哭,细细地听。麦苗也细细地听。
       欢快的音乐声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楚。
       又响起了一阵噼噼叭叭的鞭炮声。
       七婶说:“苗儿,快回吧,人家来了。”
       麦苗点点头,刚走了两步,又转回来说:“啥我都给麦叶交待过了,担水、劈柴……”
       音乐声和鞭炮声越来越近,越来越响。
       七婶推着麦苗往外走。走到大门口,七婶看到一辆披红挂彩的汽车正从村街北头开过来。
       麦苗凑近她的耳朵大声说:“娘,你回吧,过了三天我回来看你。”
       七婶一把将麦苗推出门外,转身“哐”的一下将大门关上,一时间脑子里一片空白……
       不知过了多久,音乐声和鞭炮声终于停了下来。
       七婶踉踉跄跄地走进屋里。她想给贵说几句话。
       掀开门帘,七婶一下子愣在了那里。
       桌子上,贵的遗像面前,是一片耀眼的红。
       那是一双新鞋。
       那是一双红绣鞋。

      【卧虎点评】

       古代女人裏脚后谓三寸金莲,金莲,是女人和美的象征,也是古人审美上女性的第二性器官。因此,延伸了,红绣鞋是贞洁的暗喻,也是麦苗对贵忠贞不渝的爱情的化身。《红绣鞋》表面上是爱情故事,深层里其实也是震撼灵魂的道德力量和中华民族的人格力量。从接受美学和小说的空白与多义性上说,如果只当爱情故事看,我以为不是奎山先生灵魂上的知音。学习的角度即切入点。较之短篇小说有一个相对完整的故事,像一棵树,小小说往往是截取树的一个横断面,在树的年轮中洞察放大时代的阳光与风雨,似水盆里映日月,也是一花一世界,窥一斑而知全豹的提读人生和世间万事万物。而再具体从技巧上说,也就是如子弹一样只击一点,不及其余,也是螺丝壳里做道场,羊肠小道通浩空。这是小小说学的认识论,也是方法论。就如沧海无边,只取一瓢饮,众美无垠,摄影只摄取最美最感人最震撼灵魂的一瞬。《红绣鞋》,《永远的门》,《立正》,《书法家》等经典名篇无不如此。





细节中的王奎山

握一握手又回到了15年前:
15年前是1997年冬的确山,
15年后是2012年春的驻马店。

带着兄弟们的情谊来看你,
你早已迎候在火车站。
“火车上有座吗?
不然要站几个小时。”
途中你不断用短信问询,
我说弟站着也是幸福的,
你的快乐,
就是兄弟们的快乐。

15年前清瘦如竹,
15年后清瘦如竹。
你说“千金难买老来瘦”,
我说瘦着精神,
瘦着更见你的风骨。

来前说好只在你家吃家常饭,
住宿不用过问。
电话中你乐呵呵地笑着,
来后却说客随主便。

你说已安排好车,
去看亚洲最大的寺院。
你问口味轻重,
是爱吃辣还是爱吃甜。

我说那也不去,
兄弟只是说说话。
说说放了15年的话,
说说小小说的话。

你问去年全国小小说的产量,
你问谁是最有潜力的小小说新星。
你问小民的脊椎怎样了,
你问世界小小说博物馆的事情怎样了。
不常出家门而知小小说的天下事,
你如数家珍的,
都是对小小说和兄弟姐妹们掏心窝子的牵挂。

当然,闲谈趣话中,
也不忘幽默我15年来“弥勒佛”依然。

窗外的白杨绿着,
桌上的小小说报刊是新的,
电脑是新的,稿纸是新的,
我眼中的奎山兄也是新的:
深情似他打开的陈年的老酒,
清新似盘中鲜嫩的韭黄。

我说以后每年来驻马店小聚一次,
但“条件”是住宿自理。
他乐呵呵地笑,
我也乐呵呵地笑:
以后主随客便。

15年的话,
两天说不完。
返程的长途车前,
我和他匆匆握别。
10分钟后,
汽车驶出出站口,
怅望着窗外的驻马店,
却忽然发现他在窗外向我默默地挥手。
那感觉那距离如此亲切而遥远,
我看清了他眼中的泪,
也感到了我脸上的泪。

那是《青苹果》的源头,
那是《红绣鞋》的魂灵。

握一握手又回到了15年前:
15年前我31岁,
15年后他66岁。

2012-4-13 返程车上

选自【特别的纪念】王奎山散论(86题)【整理中】
http://www.danganj.net/bbs/viewt ... page=5&page=1

       卧虎小传

       卧虎,本名王卫东。祖籍山东东明,1966年春节生于河南民权。生性散淡,因虎顶汉字,故名卧虎。雄性也。   
       数学,小学生水准。电脑,幼儿园水平。英语,只认得26个字母。驾车,梦里常开到沟里。情场上像个初中生,官场上像高中生,生意场上不及大学生。喜文字里纸上谈兵,诗歌,似县级水平;小说,似市级水平;散文,似省级水平;评论,似国家水平;策划,似孔明的水平;执行,不如乡的水平。所作文字多有感而发,皆收入作品总集《读书杂记》。
       自云钱不能快吾志,权不能慰吾心,色不能夺吾魂。问之何时而乐也?答曰:惟思想之盛宴,自由之天地乃吾心灵之所在,神游万古,爱吾所爱,足矣。 

       岳新敏:枣花

       农历八月,院子里的枣儿正红,一个个像是镶嵌着的红玛瑙,喜煞旁人。
  枣花可不想时间过得这么快,因为枣子熟了,自己的婚期也就到了。枣花不想这么早出嫁,不想这么快离开老爹。  其实,枣花已经24岁了,在村里和其他小伙伴一比,也算是晚了。可是枣花总觉得自己还没有完成对老爹的义务。  枣花有两个哥哥,算是父母的娇生女。然而,枣花对自己一点也不娇,家里的活可没少干,洗衣、做饭,地里的庄稼活也是一把好手。  大哥读了大学,在外地参加工作,成了家,回家少了,只有过节才能回来。二哥去当兵了,两年没有回来了。所以,虽然三个孩子,但是陪在父母身边的,基本上是枣花一个。  枣花出生的时候,正是阳春三月,院子里枣花开了,淡淡的清香,父亲望了望院子的枣树,就给刚出生的孩子取名枣花吧。这颗枣树是父母成婚的时候栽下的,取名枣花也是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的。  枣花很喜欢这个名字。容易叫,也响亮。  枣花要出嫁了,老爹很舍不得。枣花这些年对家的贡献可真不少,里里外外帮衬着。家里虽不十分富裕,但是也算得上等人家,家里三间大瓦房盖起来了,枣树在院子中间有点挡窗户,但是老爹也没舍得砍。  枣花大了,该找个人家了。隔壁二嫂对老爹说道。老爹怎能不知,他是不舍得枣花啊。对人家后生也没啥有求,距离家近,脾气好就行。老爹对二嫂嘱咐道。  还真遇到一个合适的人家,隔壁村的三娃,25岁,模样周正,勤劳善良,很孝顺,尤其可以称道的便是有个手艺,学电气焊的。嫁个手艺人曾经是多少姑娘的梦想。在镇上经营一个门市铺,生意还不错。关键是人家对枣花的品德早有耳闻,一说是大王寨村张老汉家的枣花,那三娃立马答应了。  枣树老了,满树的枣子压得枣树弯了腰。枣花抚了抚这颗枣树,又想起了自己的娘。多少次,枣花问起娘,老爹始终不提一句,只是说她娘去了很远的地方。  小的时候,看见别人在娘怀里撒娇,她就非常羡慕。可是又不敢问爹,一提到娘,爹就抹眼泪。这么多年来,爹拉扯三个孩子不容易,既当爹来又当妈。所以,渐渐地,虽然对娘很思念,但是也不敢问了。  关于娘,枣花有无数种猜测。娘是不是跟别人跑了。枣花有时候想。邻居三嫂就跟着一个外地的人跑了,撇下了俩孩子。但是她问过奶奶,奶奶瞪了她一眼,吓得她不敢乱猜了。  偶尔,邻居也说娘的一些往事。她从邻居的口中得知父母的感情很好。所以,娘离家出走也是不可能了。       虽然老爹给自己准备了不少嫁妆,光被子就做了六铺六盖,在村里也算是数得着的了。然而,娘到底在哪里,枣花想解开这个谜。       几天来,枣花一直心不在焉的。不是炒菜忘了放盐,就是把衣服在洗衣机里放了一天。老爹当然知道枣花在想什么,“知女莫若父”啊。老爹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二十多年过去了,是瞒不住的啊。  “枣花,你坐下来。我有话给你说。”一天,老爹把枣花叫到自己跟前。“枣花,请原谅爹爹一直瞒着你。我知道你想你娘。哪有孩子不想娘的啊。你娘,命苦啊。你一岁的时候,你娘去集市上买东西,被车撞了,还没到医院就……”枣花心里像是堵着什么东西似的,扭头回屋了。老爹也抹起了眼泪。       其实,枣花前几天从二婶的口中已经得知,娘是生她的时候难产去世。
      (《枣花》为岳新敏小小说处女作 )
       原载《佛山文艺》2015年第1期
       http://blog.sina.com.cn/s/blog_809a4ed50102vlz2.html
       入选《小小说选刊》2015年第4期
       http://blog.sina.com.cn/s/blog_809a4ed50102vtj2.html
       入选《2015年中国小小说精选》
       http://blog.sina.com.cn/s/blog_809a4ed50102wgqj.html

       岳新敏:2015年小说写作杂记

       2015年有三个事情对我影响颇深,一是3月份加入了市作协,这是一个新的起点和开始。二是加入东昌文学沙龙,认识了很多在文学写作上颇有造诣的老师们。三是小小说《枣花》入选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2015年度中国小小说精选》,被《小小说选刊》、《小小说月刊》转载。这三个事情对我是个鞭策和鼓励。
       自2015年.我开始着手写作小说。因为我发现小说比散文更能够表达我的思想,表达我对某些问题的态度。      《枣花》是我写的第一篇小小说,可以说写的很随意,想到哪写哪。“所谓一篇文章写完后有它自己的宿命”,写完之后和作者关联不大了”,我确实没有想到编辑对它的厚爱。首先发表在广州2015年第一期《佛山文艺》,后来被2015年第四期《小小说选刊》转载,再后来被2015年第六期《小小说月刊》转载,然后在江西一个县文联《秀谷春》,还有河南的县文联《大伾山文艺》。以及在河北《廊坊日报》发表。对我一个新人来说,一篇文章在四个城市出现,大江南北都有了,如此受青睐,实在是诚惶诚恐。       写完《枣花》后,我写了《老同学》《梅的幸福》《x病》《举报信》《门》《沙》《锁》等。但是命运很悲惨,除了《x病》发在青岛《大沽河文艺》网站上,《举报信》发在《陶山》上,其他成绩都不咋地。之间我也进行了反思,发现我后来虽然加入一些技巧(读别人的小说,受点影响),但是有点牵强,刻意为之。并且不是我所熟悉的题材。       一个文友说,我的《枣花》给人很从容的感觉,算是无意插柳柳成荫吧。而后面的小说就是有心栽花花不发,但是他对我说,这并不能说明我退步,有时候发表不见得好,那样会影响自己的真实判断,不发表只能说不合编辑的口味,时机未到。我知道他是安慰我。但是,我后面的文字确实有点不够从容,没有精品意识。       在东昌文学沙龙里,经常和老师们沟通交流,他们给了我很好的建议,使我得到了一些进步。尤其是武俊岭老师经常给我说,不要为了发表而发表,要敢于突破自己,要长远打算,你是学文学的,要有纯文学意识,而不能满足于一些随笔文字发表在小报头上,警惕晚报体,从而压制了自己的写作。刘广涛老师说,写出一篇文章来,不要马上让别人去评价,尤其是尝试写作新的文体的时候,冷处理一下,反而自己能够发现。张厚刚老师说,写作要学会为坏人辩护。这些对我很受用,我以前的文字都是满满的正能量,而后我开始写了一些所谓的坏人,这开拓了我的思路。陈东亮老师在小说写作上给我和很多指导,他对我的《疯女》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对于小说的构思以及角度的选择,和视角的选择,都提出了很好的意见。读他的小说很受用,学到了不少叙述手法等等。      《疯女》是我一次大胆的尝试。这个素材在我的脑中徘徊了好久,一直没有一个很好的视角写出,其他的文章也写不下去。这是一个真实的事情,疯女是我邻村的,确实是因为被别人代替所疯。但是后面的事情都是我虚构的。      《疯女》在10月份写完,写的很快,大概三天,而且都是半夜里突然来灵感了,速写1000字,在白天又把它扩充的。这不是一个很好的写作习惯。记得有位作家说,“在写小说的时候,尤其是长篇,要学会节制写作,每天写800字,多了不写。在写的顺的时候,要适时慢下来”。而我写着写着把握不住了,后面的结尾部分和前面写作风格不一致,有点狗尾续貂的感觉。有个作家说,一篇文章。不论长短,要保持前后语言风格以及叙述风格的一致。而恰恰我就违背了这一点。       这篇小说历经发酵一个月,很粗糙,很浅显,也是想着手修改的,中间经过几个文友的沟通和交流,他们提了不少好的意见:这篇小说前后风格不一致,素材有些陈旧,不能给人惊艳的感觉,叙述多,仿佛是作者的叙述引领事物的发展,前松后紧,留白不够,几乎没有环境描写(失去了小说写作一个得力的工具),人物过多,时间跨度太大,长篇小说的结构却写出短篇的框架,不能很好地驾驭……这些意见,非常宝贵。       我也下决心好好修改,但在要动刀时,才知道如此之难。就好比自己给自己找毛病,然而积习难改,怪不得写完一篇文章之后。需要让别人校对一下,才能保证没有错别字。       “短篇小说,其实两三个人物即可,可以写成一个生活片段”。冯彩霞姐姐写的短篇《玉兰花开》,全篇只有两个人物,并且其中一个人物一直在幕后,几乎是一个人的独白心语,8000多字的容量,写得非常精彩。张立勇老师写的短篇《这里发生了什么》,全篇一共三个人物,始终是两个人物的故事,第三个人物在最后一段才出现,一万多字写的很妙。所以,短篇小说的写作不在于构织多少人物,而在于作者的游刃有余,能够驾驭。       承蒙《乡韵》编辑康学森老师的厚爱,提出了修改意见,大致如下:感觉《疯女》的故事很离奇,这种离奇不是没有存在的可能性,而是说故事的进展都是你说出的,没有较强的感染力,增添一些描述可能会好些吧。对小说我也不内行,但感觉不过瘾,没有痛楚的撕裂感,让人回味的东西少,你把一切都说明白了。我诚惶诚恐,加以修改,这两天一直想着怎么修改才能让读着满意呢。“写小说时,要随时把读者拉进来,为读者着想,才能成为一篇好小说。”输液时在想,吃饭时在想,下班后在想,可是我发现修改真的很难。虽然听从了那么多意见,也知道大家的好意,但是内心的彷徨和倔强,却不知从何下手。       在几度的思考下,修改了文章的开头,加入了环境的描写,“那一年,记忆中从来没有这么大的雪,足有膝盖那么深,天气出奇的冷,白茫茫一片,半夜时分,隐隐约约听见一女子的哭声,呜呜咽咽的,让这个雪夜有几分渗人。”,文章中间也稍加了一些季节的描述,不知道能不能过关?但是,质量为上,如果牵强还是不要上。       这个痛苦的写作短篇小说和修改的过程,给了我一些启示:一,写小说一定要胸有成竹,人物视角、机构、框架一定要提前规划。至于结尾,也未必提前备课,可以随着事件的发展再进行定夺。二,对素材的取舍。不要都写进去,对人物和主题有关系的可以写,没关系的大胆去掉。三,下笔前,可以和文友、编辑进行沟通,对于素材进行考证,以及大胆设想,然后再下笔,这样文章比较严谨。四,写小说不要图快,学会慢下来。慢下来的文字更为从容,读者最有话语权。你写的是否从容,读者一读便知,是糊弄不了他们的。五,有了灵感一定要记下来。特别是对于小说的写作,也许不能当时下笔去写,但是要有提纲和那些灵光一闪的句子,这是很难得的,过去的就过去了,永远不会回来。       对于小说写作,虽然艰难重重,但我不会放弃,敢于挑战自己,争取所写的每一篇都比前一篇有进步,把自己的想法能够通过小说表达出来。这也算是对今年写作的一个总结吧。
附:2015年发表情况
1、小小说《枣花》——2015年第一期《佛山文艺》,2015年第四期《小小说选刊》,2015年第六期《小小说月刊》,被选入《2015年度中国小小说精选》2、散文《吃咸点,看淡点》——2月6日《聊城晚报》一城湖3、散文《最熟悉的陌生人》——2月13日《衡阳日报》4、闪小说《漂亮妈妈》——2月20日《梅州日报》5、小小说《跟踪》——3月27日《聊城晚报》一城府副刊6、小小说《老同学》——2015年第二期《东昌月刊》7、散文《风景在路上》——7月3日《聊城晚报》8、散文《最熟悉的陌生人》——2015年第五期《陶山》9、闪小说《打电话》——2015年第五期《大沽河文学》10、小小说《x病》——2015年第八期《大沽河文学》11、散文《亲吻土地的人》——2015年第四期《运河》12、散文《我的城》——10月9日《聊城晚报》一城湖13、散文《亲吻土地的人》——2015年第三期《乡韵》14、小小说《老同学》——2015年第三期《梨乡潮》15、散文《父亲的照片》——10月31日《沂蒙晚报》16、小小说《门》——11月13日《聊城晚报》副刊17、小小说《举报信》——2015年第三期《陶山》18、小小说《枣花》——2015年第三期《大伾山文艺》19、小小说《银杏,银杏》——12月3日《聊城晚报》20、小小说《新来的美女同事》——2015年第十期《大沽河文学》21、小小说《倔强的萝卜》——12月28日《劳动午报》
      岳新敏:惊鸿一瞥
       翻开文学的画卷,我看到了她们。       文坛正史或许不收录她们,然而我,一个爱文学的女子,愿在自己的心中为她们留下一个重要的位置。她们的文字,让我倍加珍惜。或许又不单纯是文字,因为我们很难把文字同她们的命运截然分开。我愿把她们同文字一同溶在我的血液中,去品,去思索。  张爱玲,名字普通的不能再普通。我周围就有无数个爱玲。而唯有张爱玲让我敬重。在大学期间,我深受她的作品的影响。先是《半生缘》,影视和书本都看了,深深地为顾曼桢的命运而哀叹。半生缘,一世情。那微微带血的戒指珍藏着那段永不磨灭的回忆,也许时光再也回不到从前,然而曾经的青春年华都和那个叫世钧的人联系在一起,再也抹不去。再者张爱玲的《倾城之恋》、《金锁记》,还有她的一些短篇作品,尤其她的那篇《爱》,经典的句子时时萦绕在耳旁。我觉得爱玲的作品以冷色调著称,很少有如此温暖的句子。“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的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另外她的作品语言风格独具匠心,然而在这种看似尖酸刻薄的背后,谁能读懂她的那可桀骜不驯、不为人理解的孤傲的心呢?不能不是我们作为读者的悲哀,其实在这一生,不求多少人懂自己,只要为自己的内心留有方空间即可。  三毛,一个把浪漫诠释到极致的人。多少人为她的命运而扼腕叹息。有谁知,她的心呢?她在这个世上太苦了,太寂寞了,追随她的荷西而去了。三毛的作品中有少女的天真,亦有爱情的甜蜜,亦有对生命的探索,总之,这个喜欢四处游走的传奇女子,用她的笔勾画出了世界上另一个角落。让我们从她的文字里感悟出异域的风采!《撒哈拉的故事》、《雨季不再来》、《闹学记》……三毛曾说:如果选择了自己结束生命这条路,你们也要想得明白,因为在我,那将是一个幸福的归宿。也许,这样的结果,她早已料到了。所以不必叹息,不必追问,只需默默祝福,她依然和她的荷西在一起。曾经取笑过我的一个语文老师,他上大学时那一年三毛香消玉殒,他写了长长一篇文章来追悼三毛。现在我能理解他的行为了。如今,三毛走了,而她的文字却留在了人间。  萧红,一个命途多舛的女子,一如她的婚姻,几经挫折,几经反复,然而,这个可怜的女子用她的笔向我们展示了她的内心。也许是她太贪恋泥淖的温暖,所以,奢侈的爱情又怎能眷顾于这个女子。初次接触她,是小学学的《火烧云》,那时候,从字里行间感悟出她的天真,她的幻想,她的可爱。再就是她的《小城三月》,一个女孩子温柔而隐秘的爱,萧红的笔调清清淡淡,不刻意渲染,却传递出了无尽的伤感。 也许这就是这篇文章的魅力所在。其实,在那样一个时代,有哪个女子的爱情是经济和尊严的独立,所以萧红的命运一是时代,一是性格。假若她像《青春之歌》中的林道静,也许命运会改观一些。然而,那就不是萧红了,所以命运不能猜测,也不能打草稿。这个才气的女子,作品中冷冷的色调,《生死场》,《呼兰河转》,还有她的一些散文。怀念鲁迅的那篇文章写得可谓真挚。萧红,我不愿把“红颜薄命”的字眼加在她的身上。我只是想说,才女注定是一个漂泊的人,特别是灵魂的漂泊,居无定所,求得自由却时时被爱情所缚。“她贪恋着泥淖里的温暖,不肯孤立无援地站在天地之间。直到她弥留之际,才脱下了那副天真热情的面容,写道:平生遭尽白眼,身先死,不甘、不甘。她心灵里的寒逼出来,灵魂终于孤单单徘徊于无地。”  林徽因,正如她的名字,美丽而空灵。钟灵毓秀,端庄贤淑,落落大方,才气超群……用尽了形容词也难以形容她。《你是人间四月天》写出了少女的梦幻,爱情也一如四月的温暖,感染了这个世间的精灵,笔调中空灵的感觉,让读者们为之感动。“梁上君子、林下美人”(金岳霖),“她很美丽,很有才气”(冰心),“绝顶聪明的小姐”(沈从文)……她的才气,众人感知,语言在她面前都已黯然失色。她与徐志摩的一段恋情,被很多人扼腕叹息,其实爱情又有谁说得清楚?她最终和梁思成结合,是美的结合。二人致力于建筑事业,夫唱妇随,奔波在中国一个又一个地方。金岳霖教授的一段佳话,如今也被“传颂”,可见这位女子的魅力几何了。       苏青,一部《结婚十年》轰动了大上海。“我想我喜欢她过于她喜欢我。……把我同冰心、白薇她们来比较,我实在不能引以为荣,只有和苏青相提并论我是甘心情愿的”。张爱玲如是说。张是个才情横溢、孤高自许的女人,被她肯定,赞赏并喜欢的女子一定非同一般,苏青的作品生活味道多一些,较与爱玲相比,人间味多一些。这个女子曾经想把自己寄托在婚姻上,做个小女人。然而,婚姻的琐屑,婚姻真实得可怕。“看看这屋子里的一切,连墙上的一颗钉子都是我亲自买的,可是这又有什么快乐可言呢?”话语的悲凉,让人心痛。女子渴望独立,经济的独立换取爱情的独立,当真正独立的时候,坐在偌大的空房子里,幸福又在哪里呢?男女不是两性之战,而是和谐的一体,谁也离不开谁。       ……       一串串鲜活的名字,从来都不曾遗忘,也不曾被追捧。她们只是待在文学的静寂的角落里。当看过当今文学的繁华,人世的喧嚣,何不泡上一杯茶,坐在书桌前,追忆一下黑白的底片,品悟一下她们的文字。
   
            

            岳新敏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157596373



李立泰_百度   李立泰_图片    李立泰_中国作家网【李立泰】图书网购

   张军:李立泰的小小说

       首先代表市作家协会对李立泰主席荣获小小说金麻雀奖表示热烈祝贺!金麻雀奖是小小说界的最高奖项,含金量高。赞同省作协副主席、省小小说学会会长许晨的观点:李立泰的获奖,不仅是东昌府区的荣誉,也是聊城市,及至山东省小小说界的荣誉。独特不可复制的小说语言,巧妙机智的构思,灵动的小小说架构,创作了故事性强、情节感人的艺术精品,塑造了一个个精彩鲜明的人物形象。标志着李立泰的小说思想性艺术性达到一定高度,摘取金麻雀奖桂冠,实至名归。,这个奖项的获得,标志着李立泰已然跻身全国小小说大家的行列。
       二、以“金麻雀”来命名这个小小说奖十分贴切,小小说以小见大。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但仅仅是写成麻雀是不行的,应写成一只金麻雀,会飞出美妙身姿的麻雀,会唱出动听的歌声的麻雀,是一只独特的麻雀。立泰的小小说,就是一只只与众不同、不同凡响的麻雀,可以比拟百灵鸟的麻雀。因为,他有独特而鲜明的个人风格,是他人学不来的。他作品的风格,不可复制,不可摹写。各种题材,他信手拈来,皆成妙谤。       三,李立泰写小小说,有两件“利器”,两种秘密武器,一是有一支绣花针,这绣花针精致,小巧,绣出了生活中的方方面面,绣出了精神的肌理。一针一线,无不细致入微,精到。就是白描画,纤毫毕现。二是有一双小说眼。这小说眼,就是观察生活的火眼金晴。他善于发现,更关于将生活的细节艺术化,塑造出栩栩如生的一个个人物形象,一个个画面感的场景,如在眼前。       四,有人说,他的小说写法传统,似乎带有贬意。我认为,无论哪种写作手法,都能够写出好作品。正如诗歌,格律诗与现代的新诗,哪种形式都有优秀之作,关键看是不是找到了艺术感觉,写出了灵魂,摸到了时代的脉搏。传统手法,有时更难写,更见功力。       五,祝李立泰主席艺术长青!在未来的创作生涯中写出更多更优秀的作品!希望带领小小说学会,在新的一年取得更大的成绩,迎来更大的辉煌!       http://blog.sina.com.cn/s/blog_809a4ed50102vtmi.html
       山东省小小说学会成立

       2013年4月13日上午,来自全省各地的小小说作家、评论家齐聚聊城,召开山东省首届小小说作家代表暨理事会议,成立了山东省写作学会小小说学术委员会,简称“山东省小小说学会”,为山东省写作学会管理指导下的小小说专业分支机构。
       此次会议通过了有关章程,选举山东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著名作家编辑家许晨为会长,在山东文坛成绩斐然的卢万成、邢庆杰、刘杰、李立泰、宗利华、修祥明、高军、高艳国、魏永贵为副会长(按姓氏笔划为序),李立泰兼任秘书长。张吉宙、张富涛、雨桦、赵一震、武俊岭为副秘书长。
       小小说是群众喜闻乐见的体裁之一,也是汉语写作领域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它的特点是短小精悍,言简意赅,受到广大作家、业余作者和热心读者的欢迎。近年来,齐鲁大地的小小说创作蓬勃兴起,无论数量还是质量都在全国名列前茅,涌现出一批优秀的小小说作家。此次学会成立将更有利于开展研讨、采风、交流等活动,促进小小说事业的发展。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茅盾文学奖得主张炜为此专门题词:“小小说兴,小说则兴,文学则兴。——祝贺山东省小小说学会成立!”
       山东省文联名誉主席、原山东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王凤胜,山东省写作学会会长、山师大教授王景科,山东省作协创联部主任陈文东、聊城文联副主席苏学雷、作协主席张军,及来自河南、天津、河北、北京等地的小小说名家卧虎、滕刚、尹全生、蔡楠、赵明宇、杨瑞霞等人亲临会场祝贺。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关于素材问题和岳新敏的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