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虎 发表于 2018-1-11 13:17:50

马河静的《雨夜》

本帖最后由 卧虎 于 2018-1-15 17:29 编辑

      
   马河静:雨夜
       刘老师有气无力地对我们说:“读,书,就得读出声啊。”
       同学们趴在桌上看着书本,就是不张嘴。
       我说:“老师,我肚饥,念不动。”
       刘老师扒着讲台站起来说:“都回吧,先省点力气去活命,以后再读,书。”话刚说完,一头栽到地上咽气了。       我们都很高兴。他死了,我们就不再念书了。
       太阳懒洋洋地落了下去。大风却来了,一时间天昏地暗飞沙走石,接着大雨倾盆而下。我一直认为,下雨是老天爷哭哩。我急忙往家里跑,却见村里好多人拿着竹篮、布袋,往玉米地里钻。我很纳闷。
       回到家里,只见爹和工作队的老李,扒着门往外看。
       爹对我说:“你妈去刘老师家帮忙了,你自己睡吧。”
       老李问爹:“张队长,护秋(让人晚上睡到庄稼地看护,不让人偷)的人安排了吧?”
       爹回答:“这么大雨,谁会去偷庄稼?”
       我接口说:“我刚才看见好多人跑到……”爹瞪了我一眼,说:“下雨了,人不往屋里跑会往外跑?”
       老李问我:“到底人往哪跑?”       我说,往家里跑。       突然天地通明,稍倾“咔嚓——”一声,惊天动地,半天,我的耳朵还在鸣叫。我想,我说了瞎话,老天爷生气了。
       爹皱着眉:“怪了!咱们这个地方,秋天响雷的还少见,天怒人怨吧?”
       老李批评爹:“不要胡说啊!这是场好雨,天旱这么长时间,这雨能使玉米长个胖籽哩。”
       天上闪电像银蛇飞舞,接着“通——轰隆隆”一声,天塌地陷一样。我想地里的人——我的心提得很高。
       爹嘟囔着:“食堂已经三天没有开锅了。”
       老李不接腔,接住爹的旱烟袋一口接一口吸。我想,烟进肚子里也能顶饥吧。       这时,天上一道耀眼的闪光后一声不吭了,哪知半天才发作,“叭——”的一声,把天地劈开了。把我的肚子也震疼了,只吐酸水。       老李问爹:“村里死几个人了?”       爹叹了口气:“大小18个,绝户五家了。嗨,想不到刘老师也走了。”
       我看见闪电像星星眨眼,一闪一闪的,好半天才听到远处像敲威风锣鼓,“咚—嗡嗡嗡.......”由远及近,由近及远,回声久久不绝。我想:老天爷哭得真是痛。
       爹转身面对老李:“男怕穿靴,女怕包头(男人脚肿,女人头肿)。眼下全村人都浮肿了,得赶紧想办法呀!”
       老李嘴张了半天才说道:“现在全国都是这样,我也没有办法。”又说:“我跟上级反映多次了。”
       我见爹擦了泪,说:“逃荒要饭也没地方去呀!”
       爹哭了,雨却停了。老李抬头看了看天,说:“雨住了,咱们出去看看吧!”
       爹迟迟延延说:“别去了吧。”老李好像没有听见,走出了门。爹只得跟着出去了。
       肚子饿得疼,我瞌睡不着。我想,玉米芯真好吃。前天栓子跑到玉米地里,掰了一穗嫩玉米啃,被治安主任逮住游街,脖子上还挂着用细绳系着的玉米芯。游街结束了,老李就把玉米芯分给我们几个孩子吃了。
       朦胧中,听得院里嚷叫。出去一看,只见爹搧了妈一耳光:“饿死也不能偷啊,你是干部家属,觉悟跑哪啦?”       老李问妈:“是谁带的头?”
       妈捂着半边脸,说:“你们也不用追究了,是我带的头,该住监该法办我一人承担。”
       老李说爹:“把她捆起来,连夜送到公社。”爹就去找绳子。       “不准绑我妈!”我一边哭一边骂老李:“狗日你没偷?前天我看见你把两穗玉米扔到了三婆子院里。”
       爹惊愕地看着老李。接着呵斥我:“小孩子胡说个啥!”又对老李说:“老李,你是个好人。三婆子不能死啊,他的两个儿子一个死在日本刀下,一个死在朝鲜……”
       爹擦了擦眼泪接着说:“现在孩儿他妈犯法了,我决不包庇。”说着就把妈绑了起来。       老李手背脊梁后,像狗一样在院里转了两圈,说:“走,叫上治安主任,我也去公社自首吧。说罢,他带着爹妈一块出去了。”
       天又开始哭了。我跟在后面大喊大叫:“妈——”
       老李扭头看了看我,把妈的手解开了。“嗨”了一声对妈说:“回去吧,我们男人去。”对爹说:“把我绑起来。”
       爹咂了咂嘴说:“还是绑我吧。”
       ……
       从那雨夜后,村里再没有饿死一个人。
      【该文发表于《中华文学》获得2017年全国小说二等奖】
    【卧虎点评】
    这是一场洗涤灵魂的雨,这是一个到达黎明的前夜。因为“从那雨夜后,村里再没有饿死一个人。”因此,标题《雨夜》使得这篇小说显得十分厚重,彰显了形式与内容的高度和谐统一。    写三年困难时期的小说作品很多,最著名的,是张一弓的《犯人李铜钟的故事》,故事的核心是李铜钟开仓借粮,成为“抢劫国家粮食仓库的首犯”这一事件的前前后后,震撼了20世纪80年代初的中国文坛。40年后再写此类素材,河静的《雨夜》显示了不凡的勇气和智慧。   《雨夜》只有1500字,但却是一部中篇的含量。爹,老李,妈,三婆子,刘老师,我,六个人物,个个立体浑圆,充满个性和张力,合起来,也分别是一部小长篇和一部电影的阵容。仅三婆子,刘老师就隐含了两条可延伸升华的重大线索。因而,也可以说,《雨夜》是一次成功的探索,是一篇融小小说翻三番写法与中长篇寓意厚重悠长写法于一体的佳作。   《雨夜》入选《全国小小说高研班优秀作品选》之综合型写法。
      【马河静简介】
       马河静,河南省作协会员,第十三届全国小小说高研班班长。郑州小小说文化传媒公司、《中华文学》、《燕赵文学》杂志签约作家,中国互联网文学联盟特约作家。曾在全国多家报刊杂志发表小说、散文、评论。作品多次得奖并入年选和精选。《瞅地猫》入选《2016中国年度小小说》,短篇小说《天地“粮”心》在中国小说学会举办的“文华杯”大赛中获优秀奖并被《中国作家》杂志转载,中篇小说《黄河人家》被三家杂志转载。


卧虎 发表于 2018-1-15 17:46:23

从那雨夜后,村里再没有饿死一个人。

李斌立 发表于 2018-1-11 16:25:02

写的真不错。赞!

卧虎 发表于 2018-1-13 22:48:12

李斌立 发表于 2018-1-11 16:25
写的真不错。赞!

:handshake

卧虎 发表于 2018-1-15 17:21:36

《雨夜》只有1500字,但却是一部中篇的含量。爹,老李,妈,三婆子,刘老师,我,六个人物,个个立体浑圆,充满个性和张力,合起来,也分别是一部小长篇和一部电影的阵容。仅三婆子,刘老师就隐含了两条可延伸升华的重大线索。因而,也可以说,《雨夜》是一次成功的探索,是一篇融小小说翻三番写法与中长篇寓意厚重悠长写法于一体的佳作。

卧虎 发表于 2018-1-15 17:22:42

本帖最后由 卧虎 于 2018-1-15 17:28 编辑

       朦胧中,听得院里嚷叫。出去一看,只见爹搧了妈一耳光:“饿死也不能偷啊,你是干部家属,觉悟跑哪啦?”
       老李问妈:“是谁带的头?”
       妈捂着半边脸,说:“你们也不用追究了,是我带的头,该住监该法办我一人承担。”
       老李说爹:“把她捆起来,连夜送到公社。”爹就去找绳子。
       “不准绑我妈!”我一边哭一边骂老李:“狗日你没偷?前天我看见你把两穗玉米扔到了三婆子院里。”
       爹惊愕地看着老李。接着呵斥我:“小孩子胡说个啥!”又对老李说:“老李,你是个好人。三婆子不能死啊,他的两个儿子一个死在日本刀下,一个死在朝鲜……”
       爹擦了擦眼泪接着说:“现在孩儿他妈犯法了,我决不包庇。”说着就把妈绑了起来。
       老李手背脊梁后,像狗一样在院里转了两圈,说:“走,叫上治安主任,我也去公社自首吧。说罢,他带着爹妈一块出去了。”
       天又开始哭了。我跟在后面大喊大叫:“妈——”
       老李扭头看了看我,把妈的手解开了。“嗨”了一声对妈说:“回去吧,我们男人去。”对爹说:“把我绑起来。”
       爹咂了咂嘴说:“还是绑我吧。”
       ……
       从那雨夜后,村里再没有饿死一个人。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马河静的《雨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