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虎 发表于 2018-2-13 11:27:24

和平萍说文学与哲学

http://www.xxsmedia.com/forum.php?mod=image&aid=3477&size=300x300&key=74736b5b9f02a717&nocache=yes&type=fixnone

平萍:
       你并不太缺少生活,增强作品的思想力,穿透力,或者说是制高点,在深阅读文学名著的同时,多看一些哲学书,甚至是自然科学方面的书恐怕是最有用的。也是最能举一反三,触类旁通,融会贯通并体会万事一理,万法归一,大道至简的。哲学是一切艺术和学问的母体,天地间的高度深度,通俗玄奥,规律真理都隐含其中。哲学是人间第一学问,文学只是它的分支,小说小小说自然是它分支的分支的分支。哲学的以大观小,有举重若轻之功;小说的以小见大,有四两拨千斤之效。而所谓的哲学观,其实就是人生观,世界观,宇宙观,是俯察天地的认识论和方法论。而体现于作家,也就物化为文学观。哲学对人性,对社会,对生活,对天地万物本质的洞察和透视是直达灵魂府邸的,是深邃丰富的。当然,文学是感性的、形象的,哲学是理性的、思辨的,但这亦犹如文学哲学的双翅,缺一不可能有庄子笔下翱翔苍穹的鲲鹏。文学中没有哲学,不可能有深度和高度;哲学中没有文学,不可能鲜活和生动。而古往今来的大诗人,大作家,又常常是思想家,哲学家,甚至是大学问家。上世纪末王蒙提倡作家学者化,学者作家化;上上个世纪马克思提倡哲学家莎士比亚化,文学家哲学化也是这层意思。
      **的诗词书法,是以《实践论》《矛盾论》的哲学理论为宏阔的底色的,故雄视万古;李白崇拜庄子,是因为《庄子》是文哲大师之作,在思辨力想象力上为历代文人所不及;王羲之的书法天下第一,技巧技法是表面的,背后的文学修养哲学修养才是他卓尔不群的制高点,《兰亭序》字里字外都通透出深情旷达的人生哲学;鲁迅,海明威,契珂夫写不过托尔斯泰,不是输在文字功力上,而是输在哲学和宗教境界上;莎士比亚的哲学修养再高一些,作品还可以更好;曹雪芹悟透《庄子》写红楼,有阔大的文学哲学之境,才有千古不朽的《红楼梦》;余秋雨、周国平的文化散文、哲理散文耐读,是因为散文的背后站着文学,更站着哲学;当代文学无大师,是因为精神普遍矮化,常常书斋里闹革命,作家文学家们缺少独立的、有高度深度的、领先于世界的文学观和哲学观。说到底,思想思维的落后导致一个人,一个民族的全面落后。而思想思维又可总称为哲学,哲学又是一切学问学科的总和。
       中国做为四大文明古国,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根本,不仅是因为有四大发明,更在于有孔孟老庄这样站在人类思想哲学巅峰即灵魂巅峰的文哲大师。而中国有这样的大师,是因为在古代中国文史哲原本是一体的,是不分家的。这也是中国在文化文明的源头,甚至体制文学的源头上领先世界上千年的最大原因。随着文明的进程和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螺旋式轮回,学科越来越多,文体越分越细。就中国而言,著名的文体从散文韵文,楚辞汉赋,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新诗话剧小小说等一路走来,是文体发展细分的结果,也是时代使然,是什么的时代有什么的文体和文学。可再细看小说和小小说,世界的源头又都在《庄子》,庄子和古代中国文史哲的博大精深也由此可见一斑。但再瞭望近几百年的西方,由于他们在文史哲一体----既人文科学一体的同时,又融合了社会科学、自然科学这个全方位的更博大精深的科学体系,所以今天西方全面领先于世界,也就同当年中国全面领先于世界一样水到渠成,顺理成章。看近几百年的世界文学,西方既有莎士比亚,托尔斯泰,萨特这样的泰斗,又有歌德,甚至达-芬奇,爱因斯坦这样融人文科学、社会科学、自然科学为一体的巨匠,而我们能与之相抗衡的则只有文史哲一体的曹雪芹和鲁迅,甚至郭沫若这样的“全才”也早已廖若晨星。而在哲学上,我们则常常只有学马克思的份,亦如当年歌德捧着《好逑传》,叹息中国人写小说的时代,他们的祖先还像呆在原始森林里。
       中西方,东西方的交替领先如同阴阳交替,四季轮回一样再也自然不过,无论是人文科学的,社会科学的,还是自然科学的。这是一种良性循环,也是互动促进人类共同进步的强劲动力。尤其是人类正在进入一个一体化的地球村时代。
       而以发展的眼光看待当代文学,看待当代小说和小小说,融合一切文体和学科之长,尤其是哲学这个思想思维的制高点之长,不只是文学界的事,也是中国的各行各业和整个地球村的事。
       你和你喜欢的张洁,都是大气的。豪放而不废婉约,厚重而不失细腻,这是我同时最要向你建议的。你爱听的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里有,刘欢的《少年壮志不言愁》里有,李双江的《我爱五指山,我爱万泉河》里有,韩红的《深处》里有;名著中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里有,托尔斯泰的《复活》里有,曹雪芹的《红楼梦》里有,鲁迅的《阿Q正传》里有,甚至许行的《立正》,司玉笙的《书法家》,王奎山的《红绣鞋》,邵宝健的《永远的门》里等等都有。
       没有你的小说和顾建新教授的评论,就没有这篇互动的文字。哪天哥仨再见了,还要畅饮。说得对的,你多喝几杯,说得不对的,俩老兄多喝几杯!

                               卧虎
                               2012-5-16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和平萍说文学与哲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