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虎 发表于 2018-3-27 10:23:51

卧虎微信互动文选(1-40)

本帖最后由 卧虎 于 2018-4-18 17:42 编辑



最新更新
http://www.xxsmedia.com/thread-8418-1-1.html
-----------------------------------------------------------------

目录(以时间为序)

01 说汪曾祺
02 说李敖
03 说李白
04 说《陈州笔记》
05 说《中华文学》
06 说追求
07 说减肥
08 说泰戈尔
09 说曹雪芹
10 说风格

11 说水到渠成
12 说变迁
13 说《人才》
14 说细节
15 说文学
16 说河南陕西作家
17 说何弘
18 说雷达
19 说天才勤奋
20 说荒诞变形

21 说小说
22 说语言
23 说联谊会
24 说歌星与小说家
25 说战略
26 说小小说短篇小说的区别
27 说故事核
28 说《一副从城里来到乡下的麻将》
29 说办班
30 说全国小小说高研班

31 说晴月近作
32 说素材
33 说人物
34 说鲁迅
35《雪弟的长征》序
36 说《杨晓敏评传》
37 说鲁迅文学奖之小小说奖
38 再说晴月近作
39 说随笔
40 小说的十个方面

-----------------------------------------------

说汪曾祺(致韩瑛珊)

汪如天山,灵气有余,大气不足。

说李敖(致韩瑛珊)

李敖,台湾的鲁迅。
大山不必绢秀,雄狮亦可温柔。
阴阳互补,成大事者往往刚柔相济。毛主席的文章初习梁启超,后师韩愈即如此。您的文风亦融大气细腻于一体。我的审美,李敖的文字犀利,但风度上比鲁迅少了冷峻厚重,是佩剑而不是重剑。文风上,我喜欢李白孔明式的大气从容,有风格风度,更有气象气度。

说李白(致韩瑛珊)

李白与酒,合而为一而又相互成就。您是小说家里的李白。

说《陈州笔记》(致晴月)

你的佛教小说,可参考《陈州笔记》,把现实移栽到1949年以前,即可不受意识形态的困挠。方友兄那样处理,一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说《中华文学》(致郑志玲)

《中华文学》是大型文学月刊,每本定价20元,小说长中短小都发。你的中篇是否合其口味,请河静,可峰为你参考。你和晴月都写中长篇,以后多互动。出书的事,也可互动。晴月的长篇小说三部曲《晴月殇》系列《泪流成河》《戏台》《四品佳人》已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并有文化公司购置版权,计划拍成影视剧。
你属于才华横溢型的作家,经营中长篇的同时,希望你成为小小说的林志玲。

说追求(致廖兴兰)

追求比成功能给人带来更多的快乐。成功只是一瞬,追求的快乐却是一生。人生不同阶段有不同的追求。

说减肥(致郭恒)

减肥不需要花钱,有毅力即可。
减肥不需要本钱,管住自己的嘴,迈开自己的脚即可。

说泰戈尔(致韩瑛珊)

泰戈尔的诗意,是流淌在灵魂里的,这样高贵的气质和亲切感仿佛与生俱来,使人想起庄子。平凹说:泰戈尔的天才起止无痕,不可端倪,不可学。我以为:泰氏如李白,不可学者,表象上在语言在天赋,实质上在气象在襟怀。**之不可学,亦在此也。许多天才不能成大事,根源不在天赋,而在襟怀。周瑜不及孔明,项羽不敌刘邦,易安不如东坡,东坡不敌润之,皆因超一流的襟怀而有超一流的事业和文字。

说曹雪芹(致韩瑛珊)

曹雪芹悟透庄子写红楼,同托尔斯泰悟透圣经写复活一样,都站在很高的制高点上。所以他们文学背后的支撑是哲学。是文学里的哲学,哲学里的文学。我个人的观点,曹雪芹的《红楼梦》,托尔斯泰的《复活》,分别是东西文学和长篇小说的圣经。

说风格(致黄旭华)

旭华的《谋杀自己》有突破,有创新。沿着这个路子走下去,真正形成自己的风格。共性即人性即塔基,个性即风格即塔尖。

说水到渠成(致牛海燕)

海燕对秦德龙老师《这也许不是个玩笑》的读后感写的行云流水,随心所欲。这样的举重若轻,实则如海燕所言,是沉淀和深思熟虑的结果。说到此,想到两条成语: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厚积薄发,水到渠成。小小说的创作评论如此,为文为事为人的大道亦如此。

说变迁(致徐世尧)

世尧的《垃圾桶旁的电饭煲》,通过一个被丢弃的电饭煲,不动声色地写出了时代的一种物质变迁和精神变迁,可谓大处着眼,小处着手。照这个思想型写法的路子走,山高水远,气象万千!

说《人才》(致徐世尧)

《人才》是以个人的角度宣传了全国小小说高研班,文笔幽默,朴实无华。感动世尧的坚韧不拔,谢谢世尧对高研班的支持!

说细节(致郑志玲)

志玲的《想听鸟鸣》,鸟鸣是核心细节,两位老人的世界写得很巧。小小说闪小说都可发。投老人类报刊更好发。

说文学(致石朋庆)

是呀,今儿是哪个什么节?文学是愚人的事业,心不诚不灵。

说河南陕西作家(致墨白)

河南作家如马,天马行空,清新俊逸,代表作家张一弓,代表作《犯人李铜钟的故事》《流泪的红蜡烛》《张铁匠的罗曼史》。
陕西作家如牛,厚重坚韧,朴实无华,代表作家路遥,代表作《平凡的世界》《人生》《惊心动魄的一幕》。
贾平凹兼而有之,代表作《浮躁》《废都》《秦腔》。

说何弘(致墨白)

善良,厚道,大气。
善良,做人才有底线;厚道,为人才会包容;大气,目光才能辽阔。
何弘,是活着的南丁。是南丁精神的传承者,是南丁留给河南文学的掌舵人。

说雷达(致奚同发)

评论界失一柱石。雷达的正气大气,是中国评论界最需要的。

说天才勤奋(致王锋)

爱因斯坦说,人的区别在业余时间。鲁迅说,把别人喝咖啡的功夫都用在学习上。莎士比亚说,无数人不成功,是因为做事不彻底。卧虎说,天赋加勤奋等于小天才,小天才加勤奋等于天才,天才加勤奋等于大天才。

说荒诞变形(致郭建国)

荒诞变形表面上是魔幻,实质上是表现荒诞变形的生活的需要。司玉笙的《书法家》,蒲松龄的《促织》,卡夫卡的《变形记》,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都是这方面的杰作。

说小说(致墨白)

故事是小说的脊梁,情感是小说的血肉,思想是小说是的灵魂。三者是立体的、互补的、浑圆的,缺一不可的。是小说的真善美的高度和谐统一。人物、情节、环境是小说微观上的三要素,故事、情感、思想是小说宏观上的三要素。

说语言(致张昧林)

昧林的《半个馒头》主题深沉。前面铺垫稍长,压缩一半更紧凑。另外,请注意把一些对话语言转化为叙述语言,并适当融入描写。这样,既简洁,又生动。其中之妙,可在王奎山两种风格的代表作《红绣鞋》《在亲爱的人与一头猪之间》体会。前者以对话语言塑造人物,鲜活,不隔,抒情;后者以叙述语言塑造人物,经济,省力,老辣。

说联谊会(致砌步者)

上次联谊会郑州市中心酒店遗留学员三宝:砌步者的蓝衬衫,赵献花的白纱巾、马河静的充电器,等你们来取,也是找个再会的理由。以后小小说创作基地会常态化,也可随时来玩来取。

说歌星与小说家(致田双伶)

邓丽君的歌,柔情万千,有一种抚慰人心的天籁般的安静,《小村之恋》是其代表作之一。汪曾祺的小说,清静如水,有一种融奇崛于平淡的老到,《陈小手》是其代表作之一。邓的气质多是天生,汪的气质多是修炼。小小说作家中,高研班学员黄红卫、晴月有邓丽君的气质,代表作分别是《手洗》、《青尼》。小小说名家里,司玉笙、王往人直文曲,有汪曾祺式的修炼,代表作分别是《书法家》、《拾穗》。情感,是歌声的灵魂;思想,是小说的太阳。气质,即风格,亦艺术家、作家们的标志与徽章。艺道相通,万事一理,处处留心皆学问罢了。

说战略(致晴月)

怎么互动,好的方法是结合作品,七分案例,三分理论,然后因人而异而宜,具体研讨,长远规划。小说的长中短小,作家的通病,或者说最需要的,小处,是一篇篇作品的修改提升,大处,是长远的战略规划普遍匮乏,缺少好的顶层设计。这是当代一直缺少大师级作家的深层原因。**对尼克松说:具体的问题,你和周恩来谈,我们只谈哲学。这个哲学,其实就是顶层设计和战略问题,是制高点和统帅的问题。说的不是鱼,而是渔网的问题。当代没有曹雪芹、托尔斯泰、巴尔扎克这样的作家,问题不是出在战术上天才上,而是出在战略上灵魂上。具体到高研班,你和黄红卫等的重点不在技巧上,而在立意上。白文岭、砌步者原来故事性强,思想性弱,从故事型写法到思想型综合型写法的转换后,才有经常在海内外比赛中获一二等奖的根本变化。创作亦如围棋,局部重要,大局更重要,要算小账,更要算大账,总账。这亦如**的《论持久战》是抗日战争的总纲领,是依据自身情况先解决好战略问题,即积小胜为大胜,以时间换空间,分防御、相峙、反攻三个阶段,最终逐步取得了战争的全面胜利。托尔斯泰的长篇三部曲、巴尔扎克的《人间喜剧》如此,蒲松龄的《聊斋志异》、孙方友的《陈州笔记》等亦如此。

说小小说短篇小说的区别(致郑志玲)

志玲的《买彩票的小男孩》,字数上是小小说,结构上像短篇小说。
小小说似树的横断面,通过年轮折射时代的冷暖与风雨,结构特征是聚焦的,放大的,更重细节。短篇小说似一棵树,有一个完整的故事,结构特征是客观呈现,更重情节。再形象些说:前者常常只击一点,不及其余,似利剑,一剑封喉;后者往往娓娓道来,水到渠成,似钝刀,数招致命。
《买》文,按小小说的写法,压缩一半更精彩;按短篇小说的写法,再充实些情节更厚重。
志玲和晴月是写中长篇的,也写短篇和小小说。在小小说作家中,你们的叙事能力超群,再强化结构,内容为王,一定会有更新更大的收获。

说故事核(致刘帆)

《雾兵》散文化,《公主镇》故事化,各有个好的故事核就更好了。

说《一副从城里来到乡下的麻将》(致砌步者)

《麻》文以独特的视角,拟人化的手法状写了一位空巢老人孤独苦难的世界,是砌步者继《风中的小丫》、《红月亮》之后的又一力作。全文没有一句对话,徐徐推进,如空山人语,愈加彰显老人寂寞孤独无助的心灵世界,有此时无声胜有声之效。小说以老人不再醒来,孤单的麻将恸哭而结尾,是锥心泣血的文字。《风中的小丫》凄美,《红月亮》深情,《一副从城里来到乡下的麻将》沉雄,砌步者用三年完成了小小说创作的三级跳。

说办班(致任晓燕)

不接地气的理论,如高射炮打蚊子。接地气的理论,是把鱼儿放进水里,把鸟儿放进天空,让车儿驶上赛道,使沙漠遇见海洋。写作者整体上是穷人群体。一些写作培训班之所以路越走越窄,办不下去,根源在于收费偏高,缺少换位思考,没有爱人如己,爱人胜己的情怀。说到底,做事就是做人。人做不好,事是很难做大做持久的。识水性,人如鱼。识人性,人如龙。

说全国小小说高研班(致李季)

一期的缘分,一世的朋友。
交流的平台,精神的家园。

说晴月近作(致高研班)

《青尼》自然老到,《他们》细腻深情,《高下》《化雪》行云流水中翻三番,皆属上乘之作。《痴人张》《老城久久》都写奇人,可翻三番,再延伸提升。《登高》是散文化小说,可发为散文,也可发为小说。

说素材(致王锋)

发《十大元帅的爱情往事》于教学区,实是为有心的学员提供素材。朱德与伍若兰的故事最为感人,可写作小小说《兰》,也可拍为微电影。
散文,功力深厚者万事万物皆可入文入怀,几乎无处不是散文。小说,则即使大家,没有厚重的思想情感亦不足以成小说。
一般的作家遇见一般的素材,是小作家。好的作家遇见好的素材,是大作家。其中有运气,更有功力。大的素材,小作家拿不动。大的素材,大作家也能举重若轻。此如有人只能唱低音,不能唱高音,有人高低音皆可。亦大气者能小气,小气者不能大气。小的素材,是作家选择它们,大的素材,是素材选择作家。托尔斯泰有《复活》,**有《沁园春.雪》,是他们选择了素材,也是素材选择了他们。

说人物(致晴月)

小说是感悟的艺术。留心处处有小说。
对于小说来说,人物就是一切。人物是载体,承载表达一切。
蒲松龄,孙方友其实都是写的人物系列。四大名著也是。以人物为主而不是以故事为主,这是小说与故事类文字的最大区别。
《水浒传》严格讲是人物系列。武松、林冲、鲁智深等都已拍成电视剧。但《水浒传》及其人物都比不了《三国演义》的诸葛亮、关羽、曹操。前者扁平化,非此即彼。后者立体化,牵一动百。总之,一沉着痛快,生动鲜活,一波澜壮阔,深邃宏阔。既写,就往大处写,占领制高点,方可思接万载,一览众山小。
素材也需要成长。托尔斯泰写《复活》,用了10年;歌德写《浮士德》,用了60年。好的素材不成熟时先放起来,厚积薄发,水到渠成。
比如《痴人张》,既痴,就要痴到极致极端,超乎常人。建议:一番,工作狂;二番,爱人默默支持他,比他更痴;三番,还有比他们更痴者,志同道合使他和她水到渠成的走到一起。

说鲁迅(致岳雅军)

鲁迅的杂文,直取要害,不仅仅投枪匕首,更常常一剑封喉。而他的小说,则往往是钝刀重剑,于戏谑幽默中杀敌于无形。前者的代表作是《小杂感》《纪念刘和珍君》,后者的代表是《阿Q正传》《立论》。可以说,杂文和小说是鲁迅的双刃剑。杂文一边削铁如泥,小说一边厚重如山。总之,鲁迅称之为韧性的战斗。这个韧性,既即要擅长打击消灭敌人,又要善于保护自己。摒弃的是蛮力,要的是勇敢者的智慧。小小说名篇里,许行的《立正》,司玉笙的《书法家》都有鲁迅遗风:既辛辣又温柔,在戏谑幽默中让人接受。情同让猫吃辣椒,智慧在于不往猫嘴里塞,而是抹它屁股上,让它自己用舌头去舔。又形同温柔的点击穴位,使之不能动弹。想一想,《阿Q正传》中阿Q精神胜利法折射出的国民的劣根性,《立论》中教书先生嘴中的假话国,《立正》中连长立正里体现的奴性与对人性的摧残,《书法家》同意里奴性的再现与自我意识创新意识的丧失,谈的都是民族精神与国家体制的大事。立意之高深,情感之深切,手法之曲折,效果之奇妙,禁不住让人叹为观止,拍案叫绝。何也?行文之需要,语境之需要,发表之需要,疗效之需要,斗争智慧之需要,自我保护之需要。总之,斗争只是手段,治疗国家民族疾患才是目的。而要达到这个目的,比着勇敢,我们更需要的是智慧和耐心。于这一点上,鲁迅是楷模,**是典范。而他们的为文为事为人,也可以用一句话概括,即好要好过朋友,孬要孬过敌人。如此,朋友也好,敌人也好,才会心悦诚服,俯首称臣。
雅军,晴月一些作品不能发表的苦恼有普遍性,代表性。以鲁迅等为案例说与你们参考,愿你们举一反三,大而化之,打开自己的创新创造之门,迎来属于自己的新春和金秋!

《雪弟的长征》序(致小葱)

纵观中国当代文学史和中国当代小小说史,于我的印象中,有三次“文学行走”事件影响深远:前者是20世纪80年代的“行走商州”,开启了贾平凹以商州为核心和象征全景式纪录当代中国的商州系列,至今为止,产生了几十个中短篇小说和16部长篇小说,于中国文学史上前无古人,彰显了他巴尔扎克式的雄心和影响力;中者是20世纪90年代余秋雨的“文化行走”,诞生了中国散文史上划时代的名著《文化苦旅》,并摧生了“文化散文”这一独特的文学祥式,提升了散文的思想品位;后者是21世纪初至今的“行走的雪弟”,首创了以走访考察,立体式评述中国当代小小说创作波澜壮阔图景的“中国小小说地图”系列图书,是一次小小说人气贯长虹的长征,亦可谓半部当代中国小小说创作的简史。
《雪弟的长征》本是《中国小小说史》《杨晓敏评传》中的一节,用几百字,上千字表述,遗珠之憾很多。于是,觉得独立成书,才能对得起雪弟的这种壮行。因为放大来看,这种“行走文学”,时间跨度之长,涉及省市之多,参与见证人数之众,在古今文学史上都是罕见的。
几十年前,曹禺建议老舍把一部戏的一幕扩写为《茶馆》,几年来,我的心中一直有一个声音提醒我,把雪弟的壮行单列为一本书。于是,也便有了我对雪弟的系统采访,有了《雪弟的长征》这本书。

说《杨晓敏评传》(致雪弟)

简写小小说二千年,
详写小小说三十年。

说鲁迅文学奖之小小说奖(致雪弟)

从2010年小小说进入鲁迅文学奖评奖序列,至今已有9年了。9年来,小小说人至今没有圆梦鲁奖,何也?我以为一是一个机会没抓住,即孙方友在世时,《陈州笔记》最有资格获奖,但造势没有进一步跟上。社会上有“古有《聊斋志异》,今有《陈州笔记》”的盛誉,不获奖,其实不只是小小说人的尴尬,更是鲁奖的尴尬;二是以小小说集参评,多数参评作品集整体上质量不够整齐,前20篇作品保持在一个水平线上的作家不多;三是作品整体上普遍缺少宏伟的结构和深邃的思想,故而在鲁迅文学奖短篇小说评奖序列之中缺少竞争力。何以改观?我以为作品集只有在结构宏伟和思想深邃上下功夫才会大气厚重,具有无可驳辩的竞争力。不然,即使有人获奖,如不是传世之作,只会贻笑大方。

再说晴月近作(致高研班)

《高下》如天籁般自然,《论道》平中出奇,也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展现了佛法刚柔相济的一面。瘦身后的《化雪》意境更清纯,再写的《老张与牡丹》脱胎换骨,温馨浪漫。《老城久久》龙头熊身,只差豹尾,再沉淀一下,也是好饭不怕晚。《登高》顺其自然,散文小说皆可。

说随笔(致小葱)

我写的是随笔,不少人说是评论。我说那就叫随笔型评论吧。我不喜欢呆着脸说话的官僚体文章。平萍说是思考型评论。其实多是有感而发,有话要说。随笔比较随意,合我的性情。

小说的十个方面(致黄红卫)

1、语言。小说首先是语言的艺术。没有语言,就没有作家和作品。
2、叙事。小说其次是叙事的艺术。故事是小说的支点,叙事是完成小说的形式。
3、人物。对于小说来说,人物就是一切。人物是载体,承载表达一切。   
4、结构。小说的结构不精,如围棋的布局不深,不能有大格局。结构,格局,皆来自胸襟。
5、现实。现实就是生活本身。生活本身是小说的土壤和题材库。散文,功力深厚者几乎万事万物皆可入文。小说,即使大家,没有厚重的思想情感亦不足以成小说。
6、虚构。虚构是小说与其它文体的根本区别。虚构实质上意味着无所不能,无所不在的上帝视角。是对生活局限的突破,即对时空和表达局限的突破。上天入地,目极八荒,使一切变为可能。
7、魔幻。魔幻其实是虚构变形的综合体,是以生活为基础,更好的突显和表现生活。变形表面上荒诞,实质上是表现荒诞变形的生活的需要。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是手段,而不是目的。
8、情感。情感,往往是小说的出发点。作家常常有所感动,有所触动才写小说。一切艺术皆是技巧,但最大最天才的技巧不在语言,而在情感。生活,是创作的源泉。情感,是灵感的源泉。一个作家的枯竭,往往不是因为才华的枯竭,而是因为情感的枯竭。
9、思想。诗歌的本质是抒情,散文的本质是自然,小说的本质是厚重的思想。情感,是思想的故乡;思想,是情感的灵魂。小作家在低处比语言比技巧,大作家在高处比思想比灵魂。
10、感悟。小说是感悟的艺术,感悟是小说的最高境界。如同佛教、道教、儒教、基督教等最终是感悟的艺术,向善的艺术。感悟使小说从形而下的生存生活,最终上升到形而上的思考思想,也是从文学层面上升到哲学层面。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卧虎微信互动文选(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