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查看: 261|回复: 0

三叔(小小说)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12:51
  • 签到天数: 256 天

    [LV.8]以坛为家I

    40

    主题

    280

    帖子

    2025

    积分

    硕士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1-10 11:23: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一随风 于 2021-1-10 11:23 编辑

           今年春节,公司效益不好,提前放假,让我们这些外地员工格外开心。我已经有两年,没有回家过春节了。

           我在网上早早订好火车票,然后去商场,买了一部智能手机。我爹辛苦一辈子,还在使用老式手机,这是我送给老爸的新年礼物。

           我又为在乡中心小学当老师的妹妹,选购了一台笔记本电脑,这是她心仪已久的东西。接着给我妈买了一些滋补品。

           坐在高速列车上,望着窗外急速后退的景色,我心潮起伏。大学毕业后,我只身漂泊在陌生的大城市,为了理想打拼,吃尽苦头,受尽委屈,时时倍感孤独寂寞。想到即将与久别的家人重逢团聚,见到亲爱的爹妈和妹妹,浑身涌动着一阵阵幸福和快乐。

           列车到达县城,已是掌灯时分。在车站附近,我叫了一辆打野车,谈好价格上了车。

           坐上车,我美滋滋地想,家里知道我今天回来,一定准备了可口丰盛的晚餐等着我。顿时不由得饥肠辘辘,直咽口水。

           这时,车门拉开,上来一人,径直坐在我身旁。

           我面带不悦,司机陪着笑脸说,他也是到木溪镇,你俩搭个伴,反正车费一人一半。

           想到这人也到木溪,说不定是本地人,算是老乡。再说车费一人一半,我也不吃亏。我缄默无语了。

           夜色沉沉,山势苍茫。望着这片熟悉的故土,我内心充满对家的憧憬和渴望。昏暗里,车上人都不说话,只听得飞驰的车轮摩擦地面,发出沙沙声。

           车辆颠簸之际,我不经意地看了看身边的陌生人。这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农村人的衣着打扮,一个大旅行包放在脚下。大概他也是从外地返乡过年的,我揣摩着。

           恰巧那人回头瞥我,我俩目光相遇。他满眼惊喜,削瘦的脸上露出笑颜,你是山子?

           山子是我乳名。我有些惊讶,打量着他。对这张生疏的面孔,我头脑里没有任何记忆。

           我是你三叔啊!那人口气热切而亢奋。

           三叔这个词,从我遥远深沉的记忆中一点点浮现出来。记得曾经从我爹妈口中,我知道我家有这样一个亲戚,但是我从未见过三叔。

           三叔热情地问,你回家过春节?我点点头。你爹妈身体好吗?他又问,我礼貌地回应着。

           接着我俩慢慢开始聊上家常。

           我告诉三叔,我在省城读了四年大学,毕业后,在省城找了工作,留在那里,只是春节过年时返家,过完春节假期,又得回去上班。

           三叔称赞道,你小时候就非常聪明,读书又用功,是一个有出息的人。

           说话间,不知不觉到了镇边,三叔叫停车。我俩争执中,三叔抢先付给司机一张百元钞,笑呵呵对司机说,不用找零了。上车时我与司机谈好的价是90元。三叔替我付了车费。

           我非常感激地跟三叔道别,并且与他握了握手,他的手冰凉。我热情地邀请三叔大年初三,来我家团聚。我诚恳地说,我父母看见他,一定非常高兴。

           三叔答应了,站在路边,挥手目送我们车子离去。

           回到家中,爹妈欢天喜地看着我,笑得合不上口。妹妹像一条快乐的鱼,蹦到我面前,亲热地楼住我。我将新年礼物分发给大家,抱着自己的礼物,人人兴高采烈,全家洋溢在温馨而幸福的亲情之中。

           这时,外面响起阵阵鞭炮声,美丽的烟花,灿烂了小镇的夜空。

           娘从其乐融融的陶醉中清醒过来。她把准备好的饭菜摆满桌,招呼大家赶紧吃饭。爹拿出一瓶珍藏的好酒,给每人斟上一小杯。

           我抿了一口酒,喜气洋洋的对大家说,你们猜一猜,我今天遇上谁了?

           迎着大家好奇不解的目光,我兴奋地说,我遇见三叔了!

           看见大家神色有些迷惑,我便兴致勃勃的将我在车上,遭遇三叔的经过讲了一遍。

           末了,我得意地强调,我已经邀请三叔,初三来家里团年。

           屋内喜庆热闹的场面,一下沉寂下来,大家缄口不言。面对家人如此冷漠的反应,我始料未及,有点懵了,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爹用异样的眼神,直勾勾地瞪视我;妈楞在那里,一副瞠目结舌的模样。最后,妹妹怯怯的对我说,哥,今晚是大年三十,你千万莫开这种玩笑呀。

          我无辜又无奈地说,我讲的全是真的,你们怎么就不相信呢?

          妹妹紧盯我眼睛,颤颤抖抖说:三叔五年前就去世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联系我们
    • 电话:0371-67183791 0371-67183795
    • 传真:0371-67449795
    • 地址:郑州市伊河路12号
      关注我们
    • 微信公众号:xiaoxiaoshuoxk
    • 扫描右侧二维码关注我们
    • 专业的在线小小说网站

    Copyright@2001-2016 郑州小小说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ived 豫ICP备16003125号-1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郑州小小说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16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郑州小小说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豫ICP备16003125号-1

    GMT+8, 2021-3-8 21:29 , Processed in 0.168778 second(s), 28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