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查看: 2897|回复: 0

[学员风采] 邱天三题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1649

主题

3322

帖子

6万

积分

小小说作家

发表于 2016-3-28 23:03: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卧虎 于 2016-3-28 23:07 编辑



邱天:初恋

      1969年的天空,是红色的。1969年的土地,是黑色的。1969年的我,傻得好可爱
  欢迎的锣鼓声散尽,我有了新的称谓——知青。我被安置在大队支书徐伯家的东厢房,说是暂住,等知青楼盖好了,再乔迁。
  西厢房住着徐伯的小女儿。徐伯让他女儿叫我哥,如此一来,我应叫她妹。我真缺一妹妹呢,得,捡一个现成的吧!
  哥,你是大学生吧?
  算是吧,左脚才踏进学院大门,右脚就退出来了。
  哥教我识字吧!我16岁了,还没有踏进校门呢!她说这话时的眼神真挚,明亮,洁净。那个年代,农村的女孩不上学,新文盲。我说行。我必须满足妹对知识的渴求。
  西厢房亮着的油灯,照亮一颗求知的心,照亮另一颗虔诚传授知识的心。
  两心相撞,闪着火花。
  每每我俩在一起,有种异样的感觉。我说这是异性相吸。妹说听不懂。我说哥教你学习文化,你得教我一些什么。妹说,哥哎,在农村,有你学的东西。
  白天里下大田插秧,哥真不如妹。妹的秧行整齐划一。哥的秧行迂回蜿蜒。
  哥,秧苗插成这样可不行。妹把着哥的手返工。突然,我春心萌动,面颊火烫,心猿意马。
  不远处,有一双诧异的眼睛
  之后,哥与妹卿卿我我,如影相随。那日晚饭后,后山看桃花去。
  桃花开了,朵朵妖艳。我说,我要赋诗!随即口占七绝一首——
    妆点春风韵正浓,枝头嬉闹映腮红。
    谁能解得伊心事,趁取芳时拥梦中。
  妹红了脸腮,说,哥,你真棒!可惜我听不懂。
  我说,妹别急,等哥得了空闲,再教你欣赏格律诗词!
  不远处,总有一双嫉妒的眼睛
  妹的学习进步很快。她能看懂大队部墙上的大红纸通知时,我唇上的绒毛黝黑了,目光深沉了,春心如花后的果,等待成熟。
  1970年的天空,是粉色的。1970年的土地,是绿色的。1970年的我,是一枚甜甜的果。从大队部粘贴的大红纸通知上我知道,知青楼落成,即日乔迁。
  新楼不是新房。我倒是想身边这位跟我学识字的女孩能成为我的媳妇。我的眼神如炽。她闪都不闪便接过了我的目光,哥,你是不是喜欢我?
  妹,读书时不要分神!
  哥,你说,你是不是喜欢我?我默默地点了点头。窗灯,剪出依偎着的影子。
  窗外,一双失望的眼睛
  那天,妹拿着一封家书朝我走来,哥,咱爸妈来信了。你把想法跟他们说了?
  我更正她,是我的爸妈,不是咱爸妈。妹已经拆封看过信了,但我估计父亲潦草的字迹,她未必能全读懂。爸妈在信里说,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可以,插队落户可不行!
  辜负妹的天真笑容了。然,我会让她失望吗?我尽力跟她解释,爸妈会考虑这事的。
  1971年的天空,是灰暗的。1971年的土地,是焦黄的。1971年的我,真想哭
  这年的秋,冷得早。温都尔汗机毁那事件,让农村也草木皆兵。
  公社召开三级扩干会,会议主题:阶级斗争新动向。公社革委会张主任突然点名,岭上大队徐支书来了吗?徐伯应了声,在。张主任正言厉色说,有群众告发你将女儿嫁给黑五类,可有这事?徐伯一头雾水,报告主任,小女才18岁,尚未婚嫁!
  回大队后,徐伯找了我,你的家庭成分很高,离我女儿远一点。
  我一脸茫然。给爸妈去了一封信。很快收到回信,你爷爷地主成分。天啊!
  那夜,她还是来了。哥,成分很重要吗?
  我说,嗯,成分会让人划清界限。我是地主孙子。
  可我家三代贫农。她说,你来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我可以改造你的。
  别太天真了!你改造我?
  但是我可以让我爸改造你呀!我爸是……
  突然门外一声吼,给我滚出来!是徐伯,那嗓音,阶级斗争火药味很浓。
  门外,还有一双偷着乐的眼睛。
  妹的心颤抖。妹的眼神昏暗。妹就此一去没有了回头
  几个月后,我知道了那双总在身后追随着我们的眼睛。他将成为妹的丈夫,他家世代贫
  吃喜糖了,吃喜糖了!一群孩子在喊。不远处徐伯的家,鞭炮声此起彼伏
  我关上门窗,静静地阅读自己刚刚写的一篇小说。
  眼泪怎么还是流下来了


【卧虎点评】主客观相间而又不隔


平中见奇,两条线和收尾也很独特。
       叙事绵实,以第一人称叙述,主客观相间而又不隔,难得。


邱天:嫂子
                           
  嫂子与哥成亲的时候还未到法定年龄,哥也还在读大学。
  那一年爹得了一种怪病,四方求医未见好转。那天舅来家了,对我娘说:“姐啊,按习俗办吧。啊?”
  舅说的“习俗”叫作“冲喜”,家中有人病危时,企图通过办喜事来驱除病魔,以求转危为安。舅给我哥介绍的对象叫“喜子”,舅那村的人。舅来家跟我娘商定了哥成亲冲喜的吉日。
  哥让人从学校叫回来,得知让他娶亲,一脸诧异:“娘,这不胡闹吗?都什么年代了,还……”
  听爹在里屋剧烈咳嗽声,哥将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哥成亲那天,家里来了很多人,随礼喝酒的,看热闹的,看“冲喜”的“新娘子”长得啥样。嫂子是让娘家人送来的,一串大鞭炮“噼里啪啦”营造喜庆气氛,嫂子让人陪着走进院子。嫂子个矮,消瘦,左脚有些瘸。我想嫂子跟我年纪相仿,我读初中,她不读书吗?
  院子里,亲友们喝着酒、说着话。哥和嫂子让舅领着到爹那屋。屋里也点着一对香烛,舅让哥嫂跪拜爹娘。这就是“冲喜”吗?我不知道。只见哥一直阴着脸儿,嫂子倒很虔诚。拜毕爹娘,哥自个儿起身走出屋,嫂子还在那跪着。我似乎感觉得到嫂子心中的抽泣。
  那晚,哥没有跟嫂子睡“新房”,在娘骂骂咧咧声中,哥气冲冲地离家回学校去了。看见嫂子看着哥离去的背影抹着眼泪,我弱弱地叫声:“嫂子。”她回过头来,稚嫩的脸儿有些红晕,说:“我跟你哥还没登记领证呢,就叫我喜子吧。”
    就这样,这位叫喜子的嫂子在家住下了。我在镇上初级中学念书,周末回家,总看见喜子嫂帮着娘操持家务,还得给爹熬药、喂药。
    我家有两亩薄地,种些稻谷、蔬菜,爹病倒之后是娘在操劳,嫂子来了,多了一帮手。我看见嫂子消瘦的身子骨还瘸着腿,真不明白她咋地就这般能耐。那天我回家,看见嫂子端了一盆温水去给爹擦身子,我说:“嫂子,让我来吧!”嫂子说:“做子女的就该尽孝道。你哥不在家,我该替他伺候爹娘呢!”嫂子这话让我刮目相看。
    爹风烛残年熬了三年,哥大学毕业了。喜子也到了法定婚龄,娘让哥赶紧回家补办婚姻登记。这回哥不再找托词,回家后与嫂子去了民政局补办结婚证。
  自此,哥嫂才算成亲了。
  爹在哥嫂有了儿子后安详地去世了。我的侄子名叫“念”,是嫂子挑的名。哥大学毕业后分配到镇政府工作。不久,“下海”风也刮到了镇上。哥的脑子活络,居然赶了时髦。念儿才两岁呢,哥“漂”去特区了。我终于明白,嫂子给儿子取名“念”的意思。
  嫂子日日思念着哥,哥总称忙碌不见回。春种秋收,家长里短,嫂子瘸着腿,背上的念儿嗷嗷待乳,忙碌,再忙碌中过日子。念儿能走了,嫂子下地干活,就用一根绳将念儿拴在田边的洋槐树下。这些年娘也落下一身毛病不能再下地。我高考落榜,本想跟村里伙伴们外出打工,可是,我能走吗?
  我开始恨哥了,只管做生意,你还要这个家不?后来我听说,哥在南边混得很不错,连小秘书都带上了。我对嫂子说:“嫂子,我留家打理地里的活儿,你带着念儿南下找我哥去吧!哥不想你,还不想他儿子吗?”
  听这话,嫂子的眼眶衔着泪水,说:“你哥不是工作忙,能不回家来?”
  那天哥真回家了,开小车来的,一个打扮得华丽花哨的女子挽着哥的手臂走进院门。
  嫂子看见那个女人挺着大肚子硬是愣住了。念儿扯扯娘的衣袖问:“他是谁?”嫂子欲言又止。
  我搀着娘迎过去:“哥回来了?你这是?”
  哥没搭理我,对着娘扑通跪下:“娘,就让我跟喜子离婚吧!您看她也怀上了。”
  娘看一眼那怀孕女子晕厥过去。嫂子过来扶稳了娘,斩钉截铁地说:“既然这样,离吧!”
    上民政局办完手续,看着开车离去的哥,嫂子长叹了一口气,对我说:“小秋,咱也进城打工吧,带上娘和念儿!咱一家也靠双手勤劳致富!将来给咱娘、给念儿在城里买一套新房!”
    我惊诧,嫂子咋变得坚强了?我说:“行!哥每月寄给娘养老的钱我攒着呢,将来也用来买房!”
    嫂子说:“你以后到了城里,不能成为你哥哥那种人。”
    我哭着说:“嫂子,俺哥不诚信,你别急,等我长大了,咱俩成亲!”
    这回,嫂子笑了。


       【卧虎点评】感人者莫过于情

       感人者,莫过于情。动人心者,莫过于朴实。这也是《嫂子》内涵与语言的感人处动人处。
       《嫂子》的高洁,在于博大的情怀。《嫂子》的新奇,在于离婚后敢于带着婆婆儿子小叔子去城里奋斗。
       不动声色里,这也是一篇大美无言的嫂子颂。
       结尾句:“我说,哪会呢,我是嫂子你照顾着长大的,如果我乱来,嫂子你还不用狗头铡咔嚓把我斩了?”改为:“我哭着说,嫂子,俺哥不诚信,你别急,等我长大了,咱俩成亲!”以童言无忌的形式表达小弟对嫂子的敬爱,亦自有动人心弦的情感力量。
        入选《全国小小说高研班优秀作品选》《感动中国的小小说》并推荐《百花园》。

       邱天:将军的女儿(卧虎修改稿)

    奶奶,都说您是将军的女儿,讲个抗战故事吧!我要参加演讲比赛。
  娃啊,听奶奶说——
  我从小寄养在养父家。人家娃都有爹,我爹是谁呢?
  养父说,你爹他们在打鬼子。
  啥是鬼子,坏人吗?养父嗯着。养母说,英啊,你爹他们枪林弹雨里打鬼子,都是为了咱老百姓啊!
  一天鬼子又进村扫荡,养母抱起我,跟着养父钻进土窖。
  叽里呱啦的声音传来,像是鬼叫声。鬼是索命的,抓小孩,杀大人。我怕得想哭。养母把我搂在怀里,我听见她的心砰砰。养父堵在地窖口,用坚实的脊梁保护着我们。
  我盼着爹快回来把鬼子赶走。
  听养母说那个深夜爹回来,见我睡着了,将一包东西交给养父保管,很快又走了。
  养父也在做地下工作抗日,送情报,保护他叫同志的人穿越敌占区,走之前总要交代照管好英子。他们将我当作亲闺女,生怕有什么闪失。
  再后来我们村成了根据地。我帮养母在油灯下熬夜做军鞋,鞋儿送往前线,爹穿上我做的鞋儿,带着队伍打鬼子!
  一日,养父兴冲冲地说,鬼子们都投降了!
  太高兴了。鬼子要滚回东洋去了。养母激动地搂着我,说,你爹该回来了!
  新中国成立后,当了将军的爹捎信来,说要接我到北京。我说:爸,我还是留在家吧!养父母为照顾我耽误了生育,我也是他们的亲闺女!
  孙子参加演讲,慷慨激昂讲抗战故事,自豪地说我的奶奶是将军的女儿,却乐意留在家乡搞建设!
  孙子的演讲引起轰动,回家后骄傲地告诉了奶奶。奶奶说:孙子啊!别怪奶奶没给你说实情,我现在还珍藏着养父留下的和服、襁褓和包袱,其实我叫樱子,是日本鬼子的弃婴啊!

    【卧虎点评】翻五番
       
    《将军的女儿》是篇翻五番的作品。一番爹不是亲的;二番养父母为照顾我耽误了生育;三番随养父母留家乡;四番将军的女儿是日本军人的弃婴;五番是日军把自己骨肉当鬼而中国人把仇敌的弃婴塑造成高尚的人。心浪一浪高过一浪,一番比一番感人和震撼人心。
    语言技巧上的翻较易,思想境界上的翻较难。前者是战斗战术问题,是士兵将军层面的问题;后者是战略方略问题,是统帅元帅层面的问题。
    《将军的女儿》推荐《百花园》。入选《感动中国的小小说》《震撼中国的小小说》《全国小小说高研班优秀作品选》。

    2015-9-3  中国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日

    邱天:将军的女儿(原稿2)

    奶奶,都说您是将军的女儿,讲个抗战故事吧!我要参加演讲。
  娃啊,听奶奶说——
  我从小寄养在养父家。人家娃都有爹,我爹是谁呢?
  养父说,你爹他们在打鬼子。
  啥是鬼子,坏人吗?养父嗯着。养母说,英啊,你爹他们枪林弹雨打鬼子,为了俺老百姓啊!
  一天鬼子又进村扫荡,养母抱起我,跟着养父钻进土窖。
  “叽里呱啦”的声音传来,像是鬼叫声。鬼是索命的,抓小孩,杀大人。我怕得想哭。养母把我搂在怀里,我听见她的心“砰砰”。养父堵在地窖口,用坚实的脊梁保护着我们。
  我盼着爹快回来把鬼子赶走。
  听养母说那个深夜爹回来,见我睡着了,将一包东西交给养父保管,很快又走了。
  养父也在做地下工作抗日,送情报,保护他叫“同志”的人穿越敌占区,走之前总要交代照管好英子。他们将我当作亲闺女,生怕有什么闪失。
  再后来我们村成了根据地。我帮养母在油灯下熬夜做军鞋,鞋儿送往前线,爹穿上我做的鞋儿,带着队伍打鬼子!
  一日,养父兴冲冲地说,鬼子宣布投降了!
  太高兴了。鬼子要滚回东洋去了。养母激动地搂着我。我说,爹该回来了!
  新中国成立后,我爹打电话来,说要接我到北京。我说爸,我还是留在家乡吧!养父母为了我没有生育,我是他们的亲妞!
  孙子参加演讲,慷慨激昂讲抗战故事,自豪地说我的奶奶是将军的女儿,却愿意留在家乡参加建设。
  听到这我的泪水汹涌而出。孙子啊!不怪奶奶没说出实情,我在养父保管的包袱中看见了日本和服、襁褓,其实我叫樱子,是日本军人的弃婴啊!


    邱天:将军的女儿(原稿1)
                          
  奶奶,给我讲一个抗战故事吧!我要参加故事演讲比赛。
  娃啊,奶奶都这把年纪了,得想想。
  娃啊,奶奶给你讲讲我爹的故事——
  在我有记忆时起一直住在养父家。我3岁那年,跟养母在荒地挖野菜,见不远处走过一支队伍,领头那人看见我们,匆忙忙走来。
  领头的人黝黑,长络腮胡。他喊我妞,说妞啊,好好跟着大椽爹,等革命胜利了,俺来接你!
  我愣愣地看着。养母说,快喊爹。我没喊。他是我爹吗?大椽爹是我养父,养父不是爹吗?
  远处炮火“轰轰”,我的爹对我笑笑,领着人朝炮火激烈的地方走去。
  枪声越来越近了。养父大椽爹说,是鬼子打过来了。啥是鬼子,坏人吗?养父母带着我逃难,躲鬼子。白天我们跟乡亲们躲进山,夜里才回到村。土屋让烧焦了,村里很多人家都这样。养父的脸色很难看。养母叹着气儿,说,妞啊,你爹他们啥时候将鬼子赶回东洋呢?
  我不知道,鬼子就在附近,爹领人回来打鬼子啊!
  那天听见几声很清脆的枪声。养父说鬼子又进村扫荡了,逃是来不及,下地窖避避吧!养母抱起我,跟着养父钻进土窖里。
  “叽里呱啦”的声音已经在屋前了。像是鬼叫声。鬼是索命的,抓小孩,杀大人。我怕得想哭。养母捂住我的嘴巴,先是轻捂,后来越捂越紧。我感觉得到养母手的颤抖。她把我搂在怀里,我听见她的心“砰砰”。养父堵在地窖口,用坚实的脊梁保护着我们。
  说到这儿我累了。我让孙子倒了一杯水。孙子望着我问,奶奶,那之后曾祖父没来看您吗?
  两年后回来过一次。那个深夜下着雨,我在养母怀里睡得迷迷糊糊,爹跟大椽爹说话的声音压得很低,就感觉爹将一包东西交给养父让他保管。爹亲了我很快又离开了。
  后来我更懂事了,懂得养父也在抗日,是做地下工作的。家里常有一些陌生人来,说了一些事就走了。养父也常常离开家去送情报,或者保护他叫“同志”的人穿越敌占区,走之前总要交代养母照管好妞。养父母一直将我当作亲闺女,生怕有什么闪失。
  再后来,我们村和周边的村成了根据地。我也不再是妞了,养父母和乡亲们叫我英子,应该是我的名吧?可是为什么叫我英子?许是好听?
  我帮养母干活儿,做军鞋,纳千层底儿。养母常常在油灯下熬夜,说英子啊,任务紧哩,赶紧儿啊!我知道这些鞋儿往前方队伍上送,爹在前方打仗,我在给爹赶做鞋儿呢。我一直挂念爹,多少年了,爹咋就不来看英子呢?问养母,养母说,你爹带着队伍要将鬼子赶出中国呢,忙!
  一日,养父兴冲冲进屋,说,英子她娘,鬼子宣布投降了!
听了这消息我们都很高兴。鬼子投降了,要滚回东洋去了。养母突然看看我,眼光有点异常。已经是区长的养父一把拉过养母走出屋外。我追了出去,问,打败鬼子了,我爹能回来吗?却看见养母回过头,眼里泪汪汪的。养父说,你爹要带着部队解放全中国呢,让英子过上好日子!
  我讲着,孙子却插嘴说,曾祖父戎马一生,打败日本鬼子,接着打国民党反动派,一直到全国解放。他是一位将军。对吗?
我点了点头。新中国成立之后,我爹写信来,说是要来接我到北京。但后来他参加志愿军抗美援朝跨过鸭绿江。从朝鲜回国后,我接到爹的电话,我说爸,我留在家乡吧!养父母为了我没有生育,我是他们的妞,亲妞!
  孙子参加演讲比赛了,他站在台上讲抗日战争的峥嵘,讲可歌可泣的抗战故事,自豪地说我的奶奶是将军的女儿,却愿意留在家乡参加社会主义建设。
  听到这,我的眼泪汹涌而出。孙子啊!不怪奶奶啊,有件事奶奶没有说出实情。我爹和养父母都没想告诉我实情,可是,我在那夜爹交给养父的包袱中看见了几件日本和服,我知道了,其实我叫樱子,是日本军人的弃婴啊……


    【编读互动】

    卧虎:把《将军的女儿》压缩成蚂蚁小说闪小说(即更短的小小说),打磨好了,可发《百花园》。
       邱天:写闪小说(蚂蚁小说),我把握不好。谢谢校长!
       卧虎:试一下用闪小说(更短的小小说),无妨。
       邱天:我是中国闪小说学会会员。可以试。但我觉得小小说比闪小说更好!
       卧虎:为邱天修改的小小说《将军的女儿》。
       邱天:谢谢卧虎校长的修改和推荐!
       卧虎:主要是你的结构和故事核好。邱天君节日快乐!

       2015-9-3  中国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联系我们
  • 电话:0371-67183791 0371-67183795
  • 传真:0371-67449795
  • 地址:郑州市伊河路12号
    关注我们
  • 微信公众号:xiaoxiaoshuoxk
  • 扫描右侧二维码关注我们
  • 专业的在线小小说网站

Copyright@2001-2016 郑州小小说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ived 豫ICP备16003125号-1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郑州小小说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16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郑州小小说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豫ICP备16003125号-1

GMT+8, 2022-5-24 10:56 , Processed in 0.178603 second(s), 28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