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查看: 1608|回复: 2

死人还能说啥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3

主题

7

帖子

126

积分

初中

Rank: 2

QQ
发表于 2019-1-5 21:02: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ych杨春晖 于 2019-3-5 20:25 编辑

                 
        
---杨春晖
舒芸坐了三个小时的高铁和汽车,终于到了涂博所在的城市。
“到啦?好的,我马上来接你”。涂博挂了电话,关闭了办公桌上的电脑。
“涂博——”舒芸大声喊。声音透过人群,写满娇嗲。
“男子四十一支花,你看你,我心目中的大帅哥一点都没变。”舒芸含着笑。
涂博拘谨地应和着,两双手简单的握了一下。“你好你好!东方美的你也没变”。
“我好个鬼哟,这么远坐车来看你,可你这么久才来接我,我都快等老了”。舒芸边说边把头往涂博身上靠,眼里含着一团火,“你看你看,我的头发都等白了”。
博涂避开舒芸,接过舒芸的小背包,搭在自己左肩上,缓缓地走出车站。
大街上,人来人往,川流不息。
“我又和他吵架了。”不知什么时候舒芸眼里不噙着泪,声音哽咽。
“夫妻吵架,床头吵架床尾和,很快就好了。”涂博非常清楚那个“他”是谁,舒芸的老公,在一国企业做老总助理。
“和过屁,小孩他从来不管,什么都是交给我,曾经说过的浪漫,到现在也没兑现!”舒芸嘴里仍带着愤怒。
“你老公上班累,你要理解他。”涂博说。
“可他从来没有关心过我。”舒芸继续唠叨。“前几天,他没去上班,我在家洗完头对着镜子梳,发现有几根白头发,便要他过来帮我扯掉,你猜他怎么说?”
“他怎么说?”
“别拔,要遵守自然现象。老了,打扮啥?还想嫁人呀!”
“我吼道:我就是想嫁人,你咋啦?当天我哭着就去同学家了。”舒芸说。“我知道你离婚两年多了,现在不是还没谈对象吗,娶我吧!”舒芸伸手突然抱住了涂博的胳膊。
涂博的心一震。
十几年前,涂博和舒芸是一对令同学羡慕的恋人,涂博舒芸,舒芸也爱涂博,不论是刮风还是下,每天晚自习后,中文系的涂博绝对会在数学系的楼下,等待舒芸的出现,然后手拉手,说说笑笑嘻嘻哈哈的漫步在校园的小路上。
爱情这东西,要保鲜。距离,成了他们分手的催化剂。毕业后,短暂的联系过,便渐渐忘了彼此。舒芸先结的婚,老公在国企。
两年后,涂博在想舒芸、在怀念大学的时光里经朋友撮合也结了婚。
婚后,涂博时常觉得和老婆聊天不在同一个频道上,生活方式也不在同一个世界里。这样的婚姻可想而知,儿子五岁时,涂博与妻子的婚姻走到了尽头。
涂博既当来又当妈,起早贪黑,陡然觉得一个有孩子的男人没有老婆是多么的辛苦,一个小孩没有妈妈是多么的可怜。涂博也想找,她看上的可他看不上,他看上的人家嫌弃他的儿子小,这年头,普通人带个儿子有多难?半路婚姻也许不如新安装的马桶---三日香。
“现在,曾经的恋人在拥抱自己,是多么温馨和甜蜜,我该如何?她的小孩怎么办?她老公是否在四处找她?”涂博在心里自己问自己。
涂博轻轻掰开舒芸的手,“这样不好”。
舒芸惊诧的望着涂博。
涂博太了解舒芸的性格,更了解一个大男人的痛楚。东哄西骗,把舒芸送去了宾馆安顿,自己搭的士回了出租屋。
四仰八叉躺在床上的涂博,想起了放在爷爷奶奶那里的儿子。两年前,同儿子他妈离婚时,儿子哭着闹着说什么也不让妈离开,半眼里也噙着泪,叫喊着妈妈,而自己也是两年多也回不过神来。现在,舒芸要是离了婚,她的儿子又该怎样呢?她的老公又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呢?越想涂博越觉得不安。
疲惫的舒芸一觉睡到晌午,拨涂博的电话,涂博的电话已关机,便发微信,舒芸不相信,微信已发不过去!
舒芸迅速着衣洗漱,下楼。
“舒芸小姐,你好!”前台小姐甜甜地说。“这是涂先生给你的信”。
舒芸展开信笺,是那最熟悉的笔迹,还有一张车票。
“舒芸:你好!很高兴在昨天见到你。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辞职离开这坐城市了,这里没有你的天,我也不适合你,回到你老公和孩子那里去吧,他们更需要你。或许在这个时候,你的儿子正在四处找妈妈!这是三点的高铁,祝你一路平安!老同学:涂博。”
车窗外,熟识的风景一闪而过,涂博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2

主题

8

帖子

49

积分

小学

Rank: 1

发表于 2019-1-6 13:50:53 | 显示全部楼层
    男主君子风度,坐怀不乱,不想破坏前女友家庭,但也用不着辞职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3

主题

7

帖子

126

积分

初中

Rank: 2

QQ
 楼主| 发表于 2019-1-7 18:56:2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ch杨春晖 于 2019-3-5 20:18 编辑

            
      死人还能说啥

二柱子买了鞭炮、幂纸还有花圈匆匆赶去奔丧时,她已经在自家屋里搭建的简易灵堂里静静的睡着了。
她是二柱子的一个远房亲戚,在她生病瘫痪的时候,二柱子曾买了水果去看望过她。
二柱子记得上次看她的时候,她正和着水泥、拌着灰浆、递着砖块。
她瘦得只剩下了一张薄薄的皮包着那异常突出的骨头,眼睛深深地凹入眼眶里,嘴巴着着实实的歪在了一边,面色如纸。她已经在这屋子里瘫痪了整整八年,她自己曾说,惟一的一次出远门是她嫁在外地的大女儿过来串门,把她扶在在轮椅上,推着她,越过台阶,潇潇洒洒的在自己家门前的街道上溜跶溜跶了几圈。
二柱子拭着眼角的泪,无比的悲伤,世事无常,再见她时她却躺在租赁的冰棺里两天了。
一位刚才还在灵堂外眉飞色舞说着唱着笑着嗑着瓜子的三十上下的女人,不知什么时候披上了布系着麻绳扑在她的棺材上大呼小叫:“哎呀呀,我的亲娘呀,你死得好惨呀…”把二柱子吓了一大跳。
“啧啧!替人哭孝真是有一套,哭得好感人、好专业。”门外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原来是请来哭孝的,二柱子想。
再过半小时就要出殡了。留着小须、头戴道士帽、着黄白相间画着龙形图案长衫的道长,拿着一本画满符号白线手工装订的黄褐色册子,拖着十里长的音调,一字一顿的念着名字,被叫到的人便在灵柩前跪下,先念到的是二柱子去世亲戚的儿女,四个人跪了一排;接着是念那四个人的儿女,跪了两排,八九个,二柱子同其他亲戚跪在最一排。
留着小须的道长在那里摇头晃脑,念念有词,手里的抚尘像得了神经质,隔三差五的就“哐”一下,阴飕飕的。
看热闹的左邻右舍在灵堂门外“叽叽喳喳”小声议论:“哎——,解脱了,她病了八年哦,现在可以去极乐世界享福了”。
“她辛苦了一辈子,连到死的时候也是在轮椅上,从来没有好好的享受一下,不知道人有没有下辈子哦 ”。
“她好不容易把四个儿女拉扯大,自己刚过四十多就得了病。其实,得了病也没事,为啥老天要让她瘫痪呀?老天真不长眼!”
“她死的时候,全身都长满了褥疮,恶臭熏人。“
“儿女们在外面打工,瘫痪了七八年,那句老话说的好:久病无孝子啊!”
“听说她的老公几年前就在城里找了一个老婆,他在文化站上班里认识的。”
“嘘!别瞎说。当心人家听到,撕烂你的臭嘴!”
“我没瞎说!真的!”
“嘘!”
一阵紧密的锣鼓主敲打着。冰棺打开了,二柱子的远房亲戚从冰棺里被抬了出来,移到刷得漆黑的木棺材里。
周围的人被这紧密的锣鼓声聚集在一起,小孩、大人、亲戚、朋友、左邻右舍、乡里乡亲,流着泪哭着探着身子,申着脖子,瞪着铜铃似的眼睛,睹二柱子的远房亲戚的最后一面。
近乎哀嚎的哭泣声撕心裂肺。
二柱子的远房亲戚着一身黑色的长衫被抬出来了。她的嘴巴张得大大的,有点吓人。摆进黑色棺材里的时候,有个男试图用双手把她张开的嘴巴合上,但折腾许久都没有用。
在寂静拥挤的人群里不知是哪家的孩子嘣出来一句:“她张开嘴巴是还想说话吧!”
那男的不假思索地应了句:“死了的人还会说啥?”

作者:杨春晖
电话:13327299938
微信:qq85307377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联系我们
  • 电话:0371-67183791 0371-67183795
  • 传真:0371-67449795
  • 地址:郑州市伊河路12号
    关注我们
  • 微信公众号:xiaoxiaoshuoxk
  • 扫描右侧二维码关注我们
  • 专业的在线小小说网站

Copyright@2001-2016 郑州小小说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ived 豫ICP16003125号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郑州小小说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16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郑州小小说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豫ICP16003125号

GMT+8, 2019-9-16 10:05 , Processed in 0.106014 second(s), 28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