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查看: 197|回复: 3

狐狸(小小说)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8:06
  • 签到天数: 91 天

    [LV.6]常住居民II

    13

    主题

    104

    帖子

    734

    积分

    大学

    Rank: 4

    发表于 2019-3-11 08:59: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一随风 于 2019-3-11 08:59 编辑

           张林从梦中惊醒过来,再也无法睡了。窗外雪花簌簌,天地白茫茫一片。

           刚才他梦见老刘站在面前,浑身是血,瘸着一条腿。老刘是局里总务科的同事,待人和气,人缘关系很好。突然间就被日本宪兵队抓走了。说他是军统地下特工。

           大伙再见到他时,他满身是血,受了很多酷刑,瘸了一条腿。日本宪兵将他押到警察局大院,赤脚站在雪地中,放狼狗撕咬他,最后把他枪决。殷红的鲜血流进洁白的雪地里。

           听说他是被局里卧底的日本特工挖出来的。这让大家惶惶不安,整日提心吊胆,害怕抗日的帽子会突然落在自己头上。

           张林将局里所有人分析排查了一遍,没有发现谁像日本卧底特工。嫌疑最大的是潘花。潘花是警察局秘书科科长,是局长大人的千金小姐。他们一家跟日本人关系密切,日本宪兵司令大山左一,还是潘花的干爹。

           同事们开玩笑说张林和潘花是天生一对。张林英俊潇洒,潘花风韵迷人,两人是绝配的一双金童玉女。

           张林不这么认为,他总觉得潘花的那双丹凤眼后面,有说不出的深奥和敏锐。而且这双眼睛,无时无刻不在盯住自己,仿佛要挖出自己身上的秘密。

           直觉告诉张林,潘花那双丹凤眼,迟早会让自己原形毕露。想到这里,他不由紧张恐惧,好像行走在薄冰的河面上,稍有不慎,就会掉进死亡的深渊。

           警察局门口,张林遇见潘花。她笑盈盈地问,张队长又要出去公干?张林警惕而小心地回答,局长让我去教堂处理那个流浪汉。

           张林说的流浪汉,是今早城南教堂发现的那具尸体。市民报案称教堂门口发现一个倒毙的流浪老人。命案属于张林的侦缉队管辖。

           城南教堂是美国人修建的。战火还未蔓延到本市,这些胆小传教士就逃遁了,留下一座废弃的空房子。

           这座空置的教堂后来闹起鬼来。附近的市民发现夜里教堂有女人的啜泣声,一个披头散发的白衣女人,深夜里在教堂游荡。周围居民夜里不敢出门,大白天走路也要绕开这座诡异怪诞的教堂。

           日本人占领本市后,打算将驻军司令部设在那里。听说闹鬼的传言后,便放弃了。那个流浪老汉,为了躲避夜里寒冷的风雪,饥寒交迫冻死在里面。

           这个世道,死人对张林已经见惯不惊了。前天日本宪兵司令部在市政广场公开枪毙一批抗日分子,尸体至今遗留在那里。警告那些与日本占领军做对的人们,这就是反抗者的下场。
           入冬以来,日本人加大对地下抗日组织的搜捕力度,对抵抗者格杀勿论。让人感觉这个冬天格外的阴森恐怖和无比寒冷。

           特高科召开全市军警特宪联席会,要求严密追查国际组织援助的一批抗战物资。这批物资抵达本市时,由于日军的快速进攻,国军溃退时没能及时运走,留在本地。

           张林是打入日伪警察局的中共特工。他知道这是一批前线部队急需的非常珍贵的药品。日本人想得到这批物资,国共双方也急需这种救命的药物,挽救浴血奋战的将士性命。

           张林得到指示,为了防止这批物资落入日本人手里,国共两方联手,将把这批物资转运出本市。上级告诉他,国民党军统会派遣一个代号“狐狸”的人跟他联系,共同完成这项任务。接头信物,是撕成半边的纸币。

           踩着皑皑白雪,张林一行来到教堂。他让手下兄弟找辆大车把流浪汉的尸体拖去埋了。

           他小心翼翼地走进教堂。虽然是大白天,教堂里很黑暗,不知道是传教士离开时,破坏了电路,还是电路有故障,电灯无法使用。

           张林打着手电筒,仔细观察这座教堂。这座西式建筑物有三层,底层是祈祷大厅,有耶稣像和很多长椅。两旁是忏悔用的小房间。

           检查完大厅,张林几人上了楼。二楼是传教士的起居室,三楼是钟楼和堆放杂物的地方。到处是厚厚的灰尘,散发出阵阵的霉臭味,看不出有人的痕迹。

           突然一阵响动,有人惊叫起来,大家恐慌的往后退缩。

           张林拔枪在手,电筒光对准响声的地方照射过去。虚惊一场,原来是钟楼上的几只鸽子被他们惊飞了。

           张林有种不祥的感觉,他发现教堂内外的尘埃有触动的迹象。他镇定地走出来,让手下用一把坚固的大锁把教堂大门锁住,然后收队。

           刚回到办公室,潘花袅袅婷婷走进来。笑问,张队长完事啰?张林警觉起来,表面上轻松地调侃道,这种倒霉的事,尽落到我头上。

           潘花嫣然一笑,凤眸犀利如刀锋:没有发现什么?

           张林心里一凛,她监视我?莫非她嗅到了什么?张林内心七上八下的,有些慌乱。

           寂静的雪夜,寒气刺骨。乔装的张林悄悄翻越围墙,潜入教堂。

           他在耶稣的十字架下摸到机关,打开了地下室的人口,走了进去。彻底检查完毕,他舒缓了一口气,谢天谢地,药品完好无损,没有被人动过。

           突然,他听到身后枪机拉开的声响,一只冷冰冰的枪管紧紧抵住他后颈。张林一下子惊呆了,犹如坠入万丈冰窟,全身透凉。

           他举起双手,僵硬迂缓地转过头。他看见一双熟悉的丹凤眼,还有半张纸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联系我们
    • 电话:0371-67183791 0371-67183795
    • 传真:0371-67449795
    • 地址:郑州市伊河路12号
      关注我们
    • 微信公众号:xiaoxiaoshuoxk
    • 扫描右侧二维码关注我们
    • 最专业的在线小小说网站

    Copyright@2001-2016 郑州小小说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ived 豫ICP16003125号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郑州小小说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16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郑州小小说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豫ICP16003125号

    GMT+8, 2019-5-24 02:49 , Processed in 0.099458 second(s), 27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